★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11.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逢赌必赢
⚽️体育🏀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老虎机
💰领999元
存送5%🧧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捕鱼达人
抢庄牛牛
德州扑克
彩票9.99
扎金花
天天返水
送999元
万人在线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送365
天天返水
官方直营
智勇闯关
扑鱼达人
电子体育
以小博大
德州扑克
送999元
澳门金沙
J8S.COM
空降美女
二存二送
PG回馈
充值多少
即送多少
快速存取
送999元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孽缘之借种 1-6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9-24 08:09 编辑



借种是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破旧思想,夫妻没有后代,80- 90
年代不论 是家族还是朋友之间都会被当作笑话,家族里甚至是耻辱,所以,
很多没办法怀 孕的夫妻,如果女方有问题,男方就会想办法在外面偷生,男方有问题
就忍痛让 老婆去外面借种,在我国沿海一带甚为广泛,这个故事发生在
上世纪90年代初 ......






曹军,退伍军人,今年30岁,福建宁德人,参加过自卫反击战,因为负伤, 光荣退伍,因为脑筋灵活,对新鲜事物有极高的求知欲;170的他,不安于分 配在政府部门接待科的工作,工作三年后就辞掉了工作,和别人做起了生意,这 些年的社交累积的人脉,让他认识了原海关的稽查队长刘文波,曹军辞掉工作后, 刘文波已经坐到了海关副关长,专门主管缉私工作;凭藉刘文波的保护伞,曹军 和刘文波的内弟桂泉合伙开设了一家贸易公司,说是贸易公司其实就是做着走私 的勾当!







至于曹军一个退伍军人为什么会干上违法的事,那就要从他家庭说起,曹军 生父在他出生没多久就病死,母亲带着他和姐姐改嫁,继父还算对他们姐弟不错, 因为继父带着一个比他还小三岁的儿子与母亲结为夫妻,没过两年,母亲又和继 父生了一个儿子,一 个家庭四个孩子,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13岁 的曹军看着母亲在医院活活被病痛折磨到人离开,比他大5岁的亲姐姐,为了让 两个弟弟能够继续上学,18岁就嫁人,带着5岁的小弟弟到了婆家,可看着生 活因为姐姐的付出才有所好转,3年后。
;继父肺结核让家庭一下又掉入谷底,1
6岁的曹军为了13岁的弟弟和病痛的继父,改大年纪参军,事事都是如此奇妙
, 曹军参军后,姐夫的养殖场突然得到县里的説明,一下生活水準大大提高,
继父 病情也得到控制;可就在曹军负伤退伍回来工作一年半,姐夫和继父同时
病重, 曹军把该借的钱和能借的钱都借,姐夫命算保下了,继父还是没能
挺过来,那段 时间姐夫的医药费每月就快五百多,1986年等同于天文数位,
加上借的钱, 曹军应付着旧的债务还要想着怎么来钱给姐夫补上医药费;就因为
这从小到大的 颠沛流离和看惯了人情冷暖。 ,88年曹军就和刘文波达成协定后,毅然决然辞掉
工作......






短短一年半,除了两广,湖南、湖北、江西、甚至北京上海;东三省都会来 这个小地方拿货,进上到彩电冰箱,下到时髦的衣服牛仔裤;出钢材粮油;因为 曹军的脑袋灵活,打探过省内和广东走私的东西拿货价,他永远比他们低5%-1 0% ,因为 相对于其他地方的走私拿香港货源,他们拿的是台湾货源;而且因为 刘文波上面的关係,他也总能搞到火车车厢;形成了有规模的一条龙:拿货,交 钱,发车,回原地等,他们走私倒卖挣了近五千万,一下曹军山鸡变凤凰,飞黄 腾达...

(1)脱离

曹军30岁的生日聚会上,刘文波人家、桂泉家人、属下以及一些社会
人士 都出席,曹军在这一天晚宴过后,对着自己的恩人刘文波吐露心声... 「波哥,我今天后就金盆洗手,公司留给你和桂泉了,我想去广州,想干点
别的!

」人客尽散,圆桌上只剩下迷迷糊糊的桂泉和满脸通红的刘文波,曹军端
着一小杯白酒对着双手抱于胸前的刘文波恭恭敬敬地说道;这话一出,桂泉双
眼 睁圆看着刘文波......
「哈哈哈哈哈,小老弟,喝多了,今天就到这
吧! 」刘文波老奸巨猾,拍了
拍曹军的胳膊笑着说道。 刘文波比曹军大11岁,家里父亲是南下干部,算是根正苗红,老婆家也是
当时当地的名门望族,两家结合更像是刘文波父亲站稳脚跟的一次政治联姻;
在 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刘文波当然处事圆滑、城府极深......


「不是,波哥,
真的...... 我不是醉话,我真的不想干了,当初干这个你也知
道,我差钱,这一年多,多亏你和桂泉,要不我...... 感谢的话不多说,希望大哥
你能成全做弟弟的! 」曹军放低姿态,他内心当然清楚,刘文波是这件事最大的
工程,可自己的付出也让他猪笼进水大发特发,桂泉就是放在曹军身边一个眼
线 而已... 「曹军,今天你生日,我全当你喝多了,说的醉话;明天你酒醒了,你到我
家里再说!

」刘文波一贯的霸道作风,怒着眉看着曹军严厉的回应,起身就走了... 「军哥,你说你也是的,姐夫,你等等我.........」桂泉立刻清醒的拍着马屁
说道,像个跟班一样跟了出去...

曹军一人坐在包房里,愁眉紧锁的喝下了杯中酒,那一夜他吐得要紧,大姐
和在公司帮忙的老幺伺候着他...

自从曹军发迹后,他在刘文波的説明下在干部退休中心里要了一块地,建起
了两栋两层半小楼联在一起,一边他和两个弟弟住,那边是大姐姐夫及两
个儿女 住;老三在湖南工作,就剩下老麽和他一起住...



我......... 我......... 我......... 我们不能干下去了...... 文俊,听到没? 二哥
说的,这个事咱们不能干了...」曹军含含糊糊的对着照顾他的姐姐和老麽说道,
两 姐弟也面面而视不知道怎么回答!
「大姐,二哥这是怎么
了? 生意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不做啦? 整个宁德,想
做的人一大把,求着刘关,刘关都不鬆口,你说我哥这不是明着和刘关过不去吗? 」
老幺江文俊埋怨着对大姐曹艳说道,大姐却用热毛巾帮着自己的亲弟弟擦拭着
脸 庞,曹艳当然知道刘文波得罪不起,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弟弟为什么要退出! 只不
过老幺有私心觉得来钱快好攒老婆本......



面上看这一年多挣了几千万,其实大头都被刘文波及妻弟一家拿走,连老麽 进公司也是拿死工资和年底分红,看着比很多人都好,可相对于不做事的桂泉那 堆亲戚朋友,老幺多少有些心里不平衡,可曹军要是不干了,肯定江文俊也没事 可做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得
早起! 」曹豔像个母亲一样
说道,江文俊灰溜溜地离开了曹军的卧室...



曹豔看着自己三十岁的弟弟,说是自己当年18岁为了家庭嫁人,可自己的 老公和婆家人都对自己不薄,连江文俊他们都能接受,不算受罪;相比现在酩酊 大醉的弟弟曹军,他的苦才是无人能够理解,曹豔给曹军盖好被子后,关上灯也 离开了房间......
下午六点,曹军开着走私右舵蓝鸟驶入海关家属大院,这裏的门卫对他这部
车再熟悉不过,曹军直奔刘文波楼下,刘文波之所以放着几栋私人建好的大
别墅 不住,而选择住这个三室一厅的集资楼,更多的是做给外人看......


「阿军啊,来来来,正好开饭,文波打电话
呢! 叫人啊? 」刘文波的爱人桂
莲开门后,把曹军迎进屋内,招呼着8岁的小女儿叫人。 「嫂子,这是今天刚到几瓶洋酒,我拿给波哥,还有这个鲍鱼,我特别买给
你们的!

」曹军客气的把拿来的礼物递给了桂莲...
「哎哟,都是自家兄弟,你看看你,每次上来都破费,都快没地方
放了! 」
桂莲打开一件房门把东西随手一放,里面名烟名酒堆积如山,像这样用来放
礼品 的刘文波几个别墅不要太多...
「哎,曹军来啦,坐下来吃饭,好久没上来了吧,看看你嫂子手艺退步
没?
你的评价还是很中肯的! 」此时刘文波已经从房间打完电话出来,穿着工作服的
他,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 「嫂子的饭菜没得说,波哥,你坐......」曹军谦虚的恭维道,落座后,酒足
饭饱...

桂莲识趣的把小女儿带回房间做功课,刘文波则和曹军在客厅,刘文波点了
一支中华烟,曹军则喝着砌好的茶...


「阿军啊,为什么不做
啦? 是不是觉得做大哥的给你的分红太少了? 」刘文
波弹着烟灰,和善的说道。
「不是,怎么会
呢! 我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不敢奢望! 」曹军谦逊
的 回答,他知道眼前这个刘文波已经不是当初在政府工作时,他们在酒局
接触那个 刘文波了。
「那是对谁有意见
啊? 桂泉? 还是我? 」刘文波吐了一口烟,玩味的说道。
「没有没有,波哥,怎么可能对你们有
意见! 」曹军连忙解释。
「阿莲,出来一
下! 」刘文波喊道,桂莲连忙出来,这一出来仿彿夫妻事先
商量好的,桂莲拿着两个黑色旅行袋。 「阿军啊,你大哥知道你有想法,可这一年多的钱也不都进了我们的口袋,
你大哥上面还得打点不是,这里是我们夫妻一点心意,你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


桂莲说着把两个旅行袋的拉鍊打开,曹军没有看,他对钱太熟悉,这两袋钱充
其 量也就40- 50万,他心里不想这些钱,只想离开...
「波哥、嫂子;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不需要这些,是真的想干点别的
了! 」
曹军为难的说道,心里却和明镜一般,刘文波这类人,捨命不捨财,他会
打点没 错,可大头还不是落他一个人口袋... 「哟,曹军,你给我说说,什么专案能让你放着睡觉都能来钱的事不干,非
离开不可,今天你说服我,我就让你走!

」刘文波有些不屑的掐灭烟问道,一个
摆手桂莲把两袋钱又拿了回去,曹军看到这一举动内心不由得冷笑...



「我想去广州开工厂,我和之前我们接头那个台湾佬唐松计划好了,现在国 家对港人投资政策很好,唐松找个香港小弟假装过来投资,实则我和他在后面操 作,我就想干点实业,这刀口上的事,我有些怕.........」曹军急于求成,话说出 来就后悔了,不是因为前面那些,而是他知道后面那句话触了刘文波霉头......


曹军啊曹军,你意思我保护不了公司? 呵呵呵呵...... 他妈的......
你以为真没你,这个事干不了了吗? 老子去菜市场买条狗绑在总经理椅子上都照
样能赚钱,干你娘......」刘文波感觉被冒犯而恼羞成怒的羞辱曹军,曹军则一
言 不发的听着。
「好啊,你要不干可以,和那个小混混唐松是
吧? 明天开始他们基隆恆发的
货我们一律不要,粮油他们也别想再进,干你娘,老子刘文波一辈子没受这种气
, 你他妈要走,我看看谁敢和你合作,滚,明天你们家一起滚出宁德...」刘文
波恼 怒的拍桌大骂,这是曹军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连最会搅和的桂莲都没敢出来劝和。 「波哥,谢谢......」曹军没再多说,起身给他鞠了个躬,就转身开门离开,
门关上还能听到刘文波摔东西的声音。

曹军回到家里,把事情告诉大姐和姐夫,他们都无所谓的表示不行就回乡下,
只有江文俊闹起脾气,央求曹军去求求刘文波,曹军被江文俊没骨气的态度怒
上 心头正準备教育他的时候,桂泉来了......

「曹军,出来......」桂泉失去往日毕恭毕敬的态度,趾高气昂的命令着曹军,
曹军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意外的是出来后只有他一人。


「上车......」桂泉指了指车
说道。 一路上桂泉没有言语,只是一个劲儿抽烟,路越走曹军发现越熟悉,原来是
去公司的路,厂区大门打开,刘文波的车也在里面,曹军不由得心生恐惧......

「上去吧......」桂泉没好气的说道,曹军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没有退路,
可他也发现,除了值班的保安,只有刘文波和桂泉的车辆,他不由得疑惑起来。

当他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刘文波坐在他再熟悉不过的椅子上,满脸苦愁的,
虽然换了便服,可那股官味还是掩盖不了。

「坐吧...」刘文波说完歎气,看着曹军,桂泉则坐到了后面的沙发上,泡起
茶来。



曹军,事情真没有挽回的余地吗? 」刘文波态度放低了许多,这也
是曹军和他合作那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飞扬跋扈的刘文波第一次语气如此温和。 「老曹,别给脸不要脸,我姐夫什么时候............」桂泉看着两人僵持,率
先出来护主,可刘文波一个手势他又停了下来。


「波哥,我真的是想干点别的,而且
我...... 我都选择那么远的地方,就是不
想让你觉得,给你们造成威胁,所以求你成全! 」曹军卑微的说道,其实内心已
经一百个恨了。

那你去意已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希望你守规矩,你说干工厂就
老老实实给我去干工厂,你再干回这一行,只能回来我这,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 桂泉车上有我给你準备的一点东西,桂泉送他走吧! 」刘文波说完,把转椅一转
背过身去!

曹老闆! 」桂泉看着我没起身,揶揄的说道。
「大哥,谢谢
你! 」曹军起身离开,到了门口处鞠了一躬,便和桂泉再次回
到车上,来到曹军家门口,桂泉把三个编织袋丢在门口。
「曹军,其实我挺佩服你的,那么大块肉,你说不要就不要,你是真
高! 这
些是姐夫说你为我们大家辛苦了这一年多的最后一点意思,他还交代,艳姐、
文 俊要还想在公司干,他让你放心,没人能欺负他们! 」桂泉的语气也缓和了,曹
军和桂泉心里都知道,他的离开直接受益的人就是桂泉,他也能看到公司和
这条 水路要是落在桂泉和那帮亲戚手里,迟早得出事...
「桂泉,谢谢,帮我带句话给波哥,他一辈子都是我的好
大哥!! 」曹军违
心的演戏说道,桂泉不屑的摆摆手,上车离开了。 曹军看着三个编织袋的钱足足比晚饭在刘文波家里那两袋钱多得多,他也明
白,刘文波自己有愧,想做点最后的面子工程!

可曹军不屑于这些小钱,他这一年多趁着这条线早已经偷摸赚了总金额1/
3的私捞,可能连刘文波也不知道,等下黑的曹军并不是不想赚这份钱,
是因为 他灵敏的嗅到其他商机和走私即将灭亡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