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11.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逢赌必赢
⚽️体育🏀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老虎机
💰领999元
存送5%🧧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捕鱼达人
抢庄牛牛
德州扑克
彩票9.99
扎金花
天天返水
送999元
万人在线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送365
天天返水
官方直营
智勇闯关
扑鱼达人
电子体育
以小博大
德州扑克
送999元
澳门金沙
J8S.COM
空降美女
二存二送
PG回馈
充值多少
即送多少
快速存取
送999元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銷魂的岳母

  夜深,在遠郊的一所高級別墅之內……

亞俊下床如廁時途經書房,無意中發現半掩的書房門內散發出柔和的光線,並傳出微弱的低吟聲。亞俊想岳母一定又是在為爸爸公司繁重文件埋首著,於是便隨口輕聲往裡問道。

「啊!岳母……你還未睡呢?」

岳母玉蘭,成熟又有氣質,由於岳父十年前胃癌早逝後,家中一切也都由她當家。小姨子蕙蘭自去年上大學後便搬住大學宿舍,現在家裡便只有岳母玉蘭和和他夫婦兩人。

未知是否聲音太小,裡面未見回應,於是他便輕推房門察看,當他還道是岳母因工作累極而入睡了之際,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幕叫人心神蕩漾、血脈賁張的春宮戲!

「啊呀!」亞俊有點不敢相信眼前情景:

沒想過平日高雅端莊的岳母,此時竟一絲不掛的仰臥於書桌上,身上紫色的上班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褲都脫落到地毯上,孅巧細膩的玉手一面搓揉著豐滿肥嫩的酥胸,那飽受擠壓的乳肌從五指之間迫了出來,在柔燈映照底下份外光滑、惹人垂涎,巴不得想咬上一口,另一隻手則正在輕柔的細撫著漲卜卜的陰戶。

雖因光線與距離的關係未能一窺肉屄的全豹,但仍不難估計岳母壓在陰戶中間、不斷旋畫著的中指所緊按的正是那性感「小紅豆」--陰核。兩條修長的粉腿大大張開,染有微微粉紅的秀髮凌亂地披散開,媚眼緊閉,發出聲聲蕩骨蝕魂的淫語鶯聲:「啊……癢……癢透了……哼……雪雪……要……我要呀……」

潔白無瑕的柔軟嬌軀,玲瓏浮凸的身體曲線都在扭擺顫抖,雪團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門方向放縱舞動,一覽無遺地表露在亞俊眼前。此情景直教這血氣方剛的小伙亞俊心猿神往、目瞪口呆,儘管良心正遣責著自己偷窺岳母的非禮行為,但心底裡郤又捨不得把目光移離,雖說眼前人是自己的親岳母,但這樣一個絕美淫蕩的赤祼胴體,任誰看了也豈能錯過!

就在此時,玉蘭突然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嬌哼:「噢……不行……丟……丟了唷……」只見玉蘭孅腰向上一挺,整個人一陣抽搐,兩片肥白鼓漲的肉屄花瓣間濆出了一大逢略帶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決堤般不斷外流,沿著書桌面一直流落到地毯之上,連地毯也濕了一大片,股縫間那正用小手包裹著的肥凸肉屄仍在賣力地上下撥弄。

這幅淫靡爛慢的景像,把亞俊看得連下面的傢伙也不禁劍拔弩張,龜頭漲得一陣苦惱難耐的爆烈感覺前所未有,儘管由懂「性」至今曾涉獵過不少性愛知識,亦早在半年前已和青梅竹馬的女同學--琪琪結婚,但郤不曾有過刻下這種偷窺所帶給他的那份犯罪快感,更何況此時這位赤裸橫陳於前、嬌美絕色的成熟女郎,正是自己對其早已萌生「亂倫歪念」的至愛岳母?若非僅存的道德觀念以及對岳母那份敬畏,相信亞俊早早已不能自制地衝進房裡肏出那為世不容的獸行……

正當亞俊欲趕快回房替自己自瀆解決之際,未知是否慾念攻心無法集中,竟不意在轉身走時整個人仰後一愣,撞開了門摔倒在書房的地毯上。

「啊呀!俊!?」

玉蘭正醄醉於剛才劇烈手淫後所帶來的餘韻中,被冷不防的一嚇不禁身體一翻,整個人便從書桌墮下,也不知是幸或不幸,跌下的她竟剛好正面壓在女婿身上,卸去了不少衝擊力。

而對亞俊來說,傷痛與否已屬後話,這剎那他只知自己正與一副光滑細膩、香暖成熟的嬌艷裸體緊纏合著,那對飽滿尖挺的乳房正挺壓在其面上,那把頭整個埋下去的柔軟乳房,玉肌嫩脂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水味,與及那對成熟酥胸所獨有的乳香。

當他還未弄清下一步要如何之際,發覺岳母像因剛才一跌而傷了身亞俊,但見玉蘭身軀微微的掙扎蠕動,肌膚與酥胸不停磨著亞俊身體、面頰,極力欲撐起身郤又力不從心。

亞俊雖被面前的軟肉溫馨迷得心神激盪,郤也擔心著岳母的狀況:「岳母!你怎麼了?有沒有弄傷啦?」岳母的一對雪白高聳的肥奶仍舊緊貼在亞俊的面上,亞俊好不容易才找到空隙說話。

「噢!我沒大礙……只不知是否剛才一跤,弄至臀部和大腿有點麻痺……暫時不能起來……嗚呀!」

驚魂稍定的玉蘭,此時才察覺到自己在親亞俊面前一絲不掛,滿面含羞,看到自己一雙大奶壓著亞俊好不醜怪,忙把手肘按地撐起半個上身:「亞俊,先快把眼睛合上,不許看我!……呀……」

玉蘭尷尬得滿面通紅,亞俊瞧見岳母臉上羞澀得像個小妮亞俊般的嫵媚嬌態,與平日端莊賢淑、事事處變不驚的女強人形象截然不同,真是迷人已極,心中雖是千個不願,但怯於岳母滿帶威嚴的責備口吻,也只好無奈閉目:「岳母,既然你動彈不得,倒不如讓亞俊扶你起來好嗎?」

玉蘭想了想,略帶猶豫地輕聲答道:「也好,但……但你千萬不可張眼,聽見沒有?」

亞俊把玉蘭扶了起來,輕靠在書桌旁,自己也坐到一邊。玉蘭下身一陣酸軟無力,究其並非全因一跤之跌,而是自慰而洩身後,餘波未了,令雙腿發軟,一時不能站立。想到衣服擱了在書桌的別端,又不欲亞俊張眼瞥見自己赤條條一絲不掛的醜態,想不出法亞俊下,一時竟像有點惱羞成怒,羞憤地向亞俊怪起罪來:「俊……亞俊,我來問你,何事半夜還不去睡,來書房……嗎?」

「啊……岳母,我剛才起床欲如廁時經過這裡,但見燈火通明,叫你又沒有回應,還以為你因工作太累而入睡了,正想進來察看,怎知岳母郤正在……」

「噢……別說……別說了!」提到令人難堪的醜事,玉蘭急得馬上把亞俊叫停。

驀地,尷尬氣氛令雙方都沉默下來,在這萬賴俱寂、夜闌人靜的一刻,書房內獨剩全身赤裸的岳母和無言的亞俊。

良久,窗外傳來陣陣悠和涼風,還是玉蘭老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亞俊呀,你……你剛才...是否...全...看到了?」

亞俊聽得出岳母欲言又止,於是不欲她感到難堪,便搶著說:「岳母,就算我看到那又如何?自從我媽媽去世後,你便身兼母職,為我和蕙付出無數心血,無非為助我們,連私人空間也放棄了,儘管有男人向你展開追求,都被你一一婉拒。我知道作為女人即使外表何等堅強,其實都渴望有男人去愛護、去……慰藉,尤其像岳母你這樣健康和年青,在性慾方面當然……因此剛才岳母所肏的事,亞俊是絕對能理解的……」

玉蘭驚歎小小年紀的亞俊,竟說得出以上的話,心裡有點感動,但同時又醒覺到自己一直在這為培育女兒而樹立的那種榜樣,賢淑大方、溫文儀雅的形象,統統因為剛才一幕被亞俊撞破的手淫醜事,一剎那都蕩然無存,不禁更羞愧得無地自容,一時只呆呆地看著亞俊,說不出什麼話來。

另一方面,亞俊雖是合上了眼,但心裡郤也盤算著岳母的心情,他清楚自己在岳母眼中還只是個純真的青年,但其實自半年前結婚後,早熟的他,自此對性愛便產生強烈的好奇和求知慾,後更從不同媒介增長了不少性的學問,學懂了種種性愛技巧和玩意,亦多番施展過於老婆身上。

後來又喜歡一些比自己年長的女性,幻想可用性愛去征服她們,最後更沉迷上所謂「近親相姦」、「岳母亂倫」等等這類挑戰超極禁忌的邪念,不時把岳母蕙蘭當成「性幻想」對象,但數到最渴望得到的,還是想上那朝思暮想、成熟美艷的岳母。


他很清楚剛成熟的女郎性慾方面都會特別旺盞渴求,而岳母正是位剛成熟的熟婦,就像樹上熟透了的水蜜桃,飢渴地期昐著有心人去採摘。

心念到此,亞俊下定了一個主意,決心弧注一擲地大著膽對岳母說:「岳母,多謝你這半年來照顧我們夫妻二人,爸又離去了不和我們在一起,我很想盡一點心力……報答岳母!」

亞俊掙開了眼,情深地望向玉蘭,玉蘭有點不明所以,直至亞俊把身亞俊靠了過去,貼著她的耳伴柔聲低說:「岳母,讓亞俊來填補你的空虛……讓俊亞俊與岳母作愛,好好服侍岳母……」

玉蘭聽到亞俊露骨的表白,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頭赫然一陣騷動,一雙杏眼先是一瞪....。

但還來不及反應,亞俊的右手中指向她那高聳的乳峰頂端--那顆像艷紅葡萄般的粉嫩乳頭上輕輕一逗....。

岳母此時媚眼半閉,滿目含春地嬌哼了一聲:「啊……!」嬌嫩敏感的乳尖竟經不起亞俊的一下放肆挑逗,即時變硬起來。

亞俊不由被岳母的反應引誘得讚歎起來:「啊!岳母你相當的敏感呀!」

玉蘭一聽立時羞得滿面通紅,正欲加制止,但隨即又被色膽包天的亞俊進一步的非禮行為刺激起久曠的慾火。只見亞俊一雙魔手已伸向玉蘭那對肥白大奶,運用著純熟的技巧、恰到好處的力度在猛搓狠揉著。

對於亞俊的侵犯,玉蘭竟出奇的感到非常受用:「噢……不……亞俊……不行……不能這樣對岳母……」

嘴裡吐出與內心感覺相反的話,但瞞不過身為亞俊的亞俊,他充耳不聞地繼續向岳母作出進攻,玉蘭雖不斷叫停,郤並未作出激烈的反抗,或者……她根本就不想。

亞俊從岳母的反應看得出來,她跟本就是受用極了,隨著那按在她雙峰上不停搓弄的彔山之爪,玉蘭赤裸豐滿的嬌軀不由自主地輕擺亂扭,雪白肌膚從嫩脂裡微滲出一抹晶瑩剔透的香汗,女性的體香和因體溫上升而揮發出的身上塗的香水的混合香味,充斥了整個書房。

她秀眉黛揚,紅唇微翹,兩隻水汪汪的含春杏眼,分不清到底是渴望著喜極而泣,還是要悲痛落淚,一副楚楚可憐郤也妖艷撩人的模樣;乾渴的喉頭透過烈焰紅唇發出一起一伏、由小聲變大聲、從緩至急、由低沉到高吭的呻吟浪叫:

「噢……雪雪……哼……好……好美啊!不……不是……俊亞俊……快……快停止……岳母不准你這樣…………不准不聽話……你……噢唷……再不停手……岳母……啊……岳母可要懲罰……懲罰你了……」

理智告訴玉蘭不能把事情再惡化下去,希望能用嚴厲詞令把亞俊嚇退,心想他到底是自己女婿,只要給他一點岳母的威嚴,必能叫他乖乖就範。

無奈這念頭很快便教她後悔知錯,因為亞俊老早已被眼前這具扭動著淫靡姿色的裸體、充塞滿整個房間濃濃的、成熟女人特有的體香味以及女人蕩魂蝕骨的嬌吟聲所交織成一種淫慾橫流的氣氛,徹底激發起他那原始獸性--已經是欲罷不能,亞俊意識到事情到此已經是不能回頭,只好背水一戰,他要把岳母征服,佔有她、使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為免再被岳母出言干擾,亞俊索性用嘴巴吻上她的朱唇,伸出舌頭就往玉蘭的嘴裡鑽,窮追著香舌猛捲,同一時間一手伸向她雪白小腹下的神秘小丘,誓要作出致命攻擊。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當亞俊的手猛然直扺目的地之時,玉蘭相對地哼出一聲震撼的哀叫。

玉蘭做夢也不會想到,她那個「純潔」的「亞俊」,竟大膽到了這樣程度,竟然敢對自己作出如此瘋狂的性侵犯。舉臂欲擋開亞俊無禮的手,雙腿拚命合攏,但仍不敵對方的蠻勁,她惱怒著亞俊的放肆.......。

心下一驚,櫻嘴拚命掙脫亞俊,喝罵道:「不聽話的……啊噢…………夠……嗚……真的夠了……到此為止吧!你……唷唔……若再不停下……看……唔呀……嘿……以後岳母還……理不理你!呀……唔唔……」話猶未了,香唇隨即又被蓋上。

「嗚……終於觸摸到了,終於都觸碰到岳母最秘密、最寶貴的女性禁地……!」

亞俊此刻驟然頓覺前所未有的成功和滿足,但更叫他驚喜愕然的就是發現岳母的那個鑽石寶洞不知何時竟演變成為水濂洞,滑潺潺的淫水沾濕了整個陰戶,亞俊的手不禁再往下探去,才發覺就連兩瓣肥美渾圓的肉臀都早被洪水覆蓋,他毅然放棄了嘴裡對岳母香舌的追捕,探頭往下望。

啊……地毯上除了一端是剛才岳母自己在手淫時遺留下來的一大灘潺潺淫水跡以外,此刻正承托著岳母那性感肉臀的一部份,地毯不覺又已經被濕淋了一大片。

「嗚……不能……不要看……」終於都被發現了,玉蘭所擔心會被揭發的秘密就是這個。原來自幼她就是一個蜜液分秘量奇多的女人,當然,這是指被高度刺激起強烈性慾的時候,因此,就算再愚蠢的人,都會明白是那一回事了。

亞俊目睹這個情景,不禁喜出望外,色迷迷的眼睛盯向岳母。玉蘭被亞俊這麼一羞,慚愧得無地自容,竟作出了異常的反射性行為,一手抱住亞俊的脖亞俊,整個人就躲進他的懷抱,萬分嬌羞地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裡,嬌吒道:「壞……壞透了……壞亞俊……竟敢這樣對岳母……唔哼……」

剎時玉蘭就好像變成了一隻溫柔順服的待宰羔羊般,平日那高高在上的氣焰和剛剛還在強裝著、那教人敬畏的岳母架亞俊一下亞俊消失殆盡。如此嬌態除了叫亞俊看得心花怒放外,亦越加激起他要把眼前這塊肥美天鵝肉咬到口的雄心壯志。

「岳母,這可真算是春潮氾濫呢!」此刻沾沾自喜、心高氣傲的亞俊自恃佔著有利的上風,竟大膽放縱地對岳母出言調戲來了。但同時手底下並未放慢,不忘乘勝追擊地一手緊抓玉蘭的雪白大肥奶,拇指跟食指狠狠挾住挺凸變硬的粉紅乳頭就是揉、搓、捽、磨……不時更肆虐地用力一捏,直教岳母感到麻、癢、騷、酸、痛,真的可謂百感交集,欲仙欲死。

本來咬碎銀牙緊合著、不願為承認這絕妙手技而發出讚美呼喚的小嘴,此時也只能妥協:「啊……噢嘿……唷……好……好美……」

無奈還未能給貪婪的亞俊感到滿意,下面濕透滾燙了的肥嫩淫屄又被亞俊一手抓個正著,魔掌緩急有序地時而輕撫、時而猛猜,最後靈巧的中指直向陰屄中心已膨漲到極限的「小紅豆」挑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長長一聲淒厲哀怨的浪叫,玉蘭腦海一陣麻痺,神智不能清晰,她感到絕望,想要放棄……愧慚自己竟敢把亞俊看輕--!

「岳母,你應該知道亞俊是多麼的愛你。我知道岳母其實是很需要的,既然如此,又何妨拋下無謂的矜持,讓亞俊全心全意地去侍候岳母……」亞俊挨身在岳母耳畔,口裡說得溫柔,手下郤不安好心,邪惡的中指猛然對著陰核又是一逗。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正值不惑年華、且天生對性慾就是特別敏感的玉蘭,早已抵不了那份長久以來的那份原始慾望。但到底眼前人是自己的親女婿,礙於那份世俗的禮節、人類的道德禁忌,再加上還未能拋開身為岳母的那種輩份與尊嚴,她始終也找不到下台階。

「我的乖亞俊……請你聽岳母的話……我是岳母…亞俊……如你和我作……那麼就成了亂倫……這是為世所不容的不倫行為……你現在年紀還小……岳母原諒你的無知……但切要適可而止……不能一錯再錯……」

亞俊並沒有為岳母的話有所動搖,迅速站起來把身上所有的障礙物除下,春心正蕩的玉蘭仍舊軟弱無力地躺著,但當亞俊的雞巴暴露在她眼前時,不禁破口嬌歎:「啊呀!好大……好大……」

說時遲那時快,亞俊已把玉蘭按在地毯上,將岳母修長的雙腿扒開,敏捷地把那對粉白大腿用手環抱著,小腿擱在雙肩,純熟地使出一招「老漢推車」,對正中心點一用力就往下插去,非常清脆利落,沒有多餘的動作,清脆地一下亞俊就把大半個龜頭埋入小屄內。

「噢……痛……」粗暴的交合來得太突然,何況要面對的是一支雄偉巨棒,玉蘭痛得皺眉了。

「啊!岳母,對不起……俊亞俊弄痛了你嗎?」亞俊到底也是疼愛岳母的,於是停了下來,不禁低頭看去,發現岳母股縫間雖早已洪水氾濫,但縫隙裡那一道黏黏濕濡的溝渠原來竟這樣的幼嫩狹小,鮮紅色的水蜜桃被一撮稀疏的恥毛薄薄覆蓋。

亞俊暗歎這正是自己最喜歡的類形,登時如獲至寶,忍不住伸手拔起一小撮陰毛摸上一把,觸手輕柔軟熟,教他寵愛萬分。陰毛沾滿黏黏愛液,是岳母對性慾渴求的最佳物證,想著更覺興奮莫名,一手把毛逆上撥去,整個肥美飽滿的成熟陰戶即時無所遁形地暴露於前,隆隆凸起的小屄沾滿淫水黏液,嫩紅屄肉被大龜頭擠壓得漲卜卜的左右分開,中央那顆黃豆大小的陰核膨漲得似在一卜一跳的,好不可愛。

「唷哦……俊亞俊不要看……求……求求你……不要……」

試問世間上有哪家的岳母,會喜歡這樣把陰戶無遺地表露在自己的女婿眼前?尤甚是這麼一個溢滿淫水浪液的陰戶、一個正被自己亞俊的雞巴挺壓著的陰戶。玉蘭心裡極想逃避,但兩條光滑大腿正被亞俊雙手牢牢的環抱鎖纏,陰戶被五指及龜頭撫弄頂壓得又酸又癢渾身乏力,碩大肥臀扭來扭去淫態盡現……

亞俊並未急於進攻,他知道要將岳母的慾火燃至沸騰,才能給她最高潮的享受。於是慢慢地用龜頭在蜜屄周圍的黏膜肉壁不斷地旋磨打圈,時而挺前半吋、時又後縮數分,與其說是抽插前的愛撫,不如說是叫人難受的頑皮折磨。

「噢噢……嗚呀……癢……好癢……亞俊……岳母……啊……癢嘛……」

「岳母,剛才聽你說什麼『好大……好大……』的,你指的是什麼?是不是想說俊亞俊的雞巴好大呢?」

亞俊為使岳母能盡快投入,於是便說一下調情話培養氣氛,豈料又被岳母一頓喝罵:「呀……什麼……壞亞俊……不……不准說……穢語……不准……啊唷唷唷唷……」

亞俊感到沒趣,未讓岳母把話說完,兩隻手指就伸往那敏感的小紅豆不住捏弄,刺激得玉蘭全身發軟,嬌軀隨著陰蒂每被捏弄一把,便不自然的抽搐一下:「啊呀……噢噢噢……不行……啊……俊亞俊……岳母不許你這……不准……好…………好痕……好癢……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給我……噢噢……」

亞俊知道如今的岳母已被自己精湛的性愛技術折騰得將要投降屈服了,本來想「服侍」她一下,但童心未泯的他見岳母還是這般嘴硬,內心有點不悅,再加上玉蘭到此地步還是如此凶巴巴的,掏氣的亞俊不禁泛起了一股報復心態,竟想著要給岳母一點小懲罰來。

「岳母,你哪裡好痕好癢呀?告訴亞俊,好讓亞俊替你搔搔癢呀!」他猥褻的問道。

「啊……不……你……你明……明……知故問……呀……不……不要……」

亞俊加強了龜頭摩擦的力度,並且加速挾住了陰核的手指一捏、一捏、又是一捏。

「呀啦……嗚嗚嗚嗚嗚……不要……俊亞俊……乖……不要……饒……饒了岳母吧……」玉蘭被亞俊逗弄得死來活去,一雙媚眼泛紅起來,若啼若悶的眼神哀哀地凝視著亞俊。

亞俊看在眼裡更感得意洋洋,但郤未有放過岳母:「岳母,俊亞俊並沒有對你怎樣,只是想知道你哪處好痕好癢,好讓我可替你搔上一把、止止痕癢而已!」

始料不及亞俊竟會懂得這樣的成年人把戲,竟然把自己的岳母逗弄調戲至這個地步,本來一句『小屄好癢』可能已把事情解決,可是要玉蘭這位知書識禮、平日尊貴優雅的美女吐出此等下流髒話自是不易,更何況是要在自己一向嚴加管教、千叮萬囑不許說粗言穢語的亞俊面前說,恐怕要死會來得容易些呢!

想著想著,不知何時小屄已被一股溫熱濕燙的暖流侵襲進來,好像有一尾刁鑽靈巧的活游魚正閃電般竄滑進玉屄的深淵,這下可叫玉蘭比剛才更難受萬分,直教她急得快要哭下淚來,回神一看,郤原來亞俊竟用他的乖巧長舌在舔弄著自己的陰戶,由外而內、由淺入深的不停快舔著。

「嘩啦……俊……亞俊……嗚呵……唷……別……別舔……髒……啊……好癢……好……好癢嗚……」

「雪雪……雪……吮……吮……」凌厲矯舌把肉縫內的濕潤黏膜舔舐得「吮吮」有聲,亞俊兩手仍死命環抱著玉蘭,手掌郤按在陰戶左右,將兩片漲卜粉紅色的大陰唇向兩邊扒得大開,舌頭不停在屄縫中央的柔嫩屄肉來回前後猛舔,一大蓬乳白淫液被亞俊像喝著天降甘露般的不住往口裡吞下,小陰唇殷紅的內壁肉經愛液濕潤變得光滑,份外嬌艷。

玉蘭全身最性感的神經樞紐--小陰核也難逃被舔的命運,不時遭亞俊猥瑣的舌尖輕薄,遇爾蜻蜓點水式的輕觸,每一觸碰的震撼都教她興奮難耐得嬌軀打顫,快感直貫滿全身;忽爾又被一口含在嘴裡吸吮,直把可憐的玉蘭刺激得快到達亢奮的頂點……

「不……哎唷……不……要……要……好爽……好痕……好……癢……」

「那麼快告訴我,岳母到底是哪一處痕?哪一處癢?」

換轉是別的女人,恐怕一早要俯首稱臣,但身為亞俊的岳母,要拋低那種輩份的觀念以至到為人岳母的尊嚴,試問又談何容易?無奈面對著此一死纏不放、又擁有那麼一身超凡的調情性技的壞亞俊,再三貞九烈的貴婦也支持不了,再聽亞俊說話的語氣滿帶鼓噪,心知若不給這小惡魔消氣,恐怕還有夠受。

「俊……亞俊……岳母……岳母……說……呀……噢……岳母說了……岳母……岳母的下面……下面很癢……啊啊……啊……」玉蘭說著,臉上一片嫣紅。

「下面即是哪裡?你不好好說明白,教我怎知道呢?」

「啊!」玉蘭心下一楞,亞俊是要自己說更粗髒的話。

亞俊見岳母支支吾吾的,便又舌頭繼續猛挖,手指再度壓上漲大充血的陰核猛搓。

「嗚呀……不要……壞亞俊……俊亞俊是壞亞俊……啊……岳母的……岳母的小屄……好癢……嗚……羞死了……」玉蘭說罷,無比羞赧、媚眼緊合,但郤發現亞俊並未有停止他那淫虐式的折磨,繼續用淫舌玩弄著她。

玉蘭深怕自己是否說得不好:「嗚……俊……俊亞俊……我的好亞俊……乖亞俊……岳母的小屄好癢。啊……岳母已經聽話說了……求求你……就……行行好……饒……饒了岳母吧……」

「可是岳母你不是說不可以說髒話的嗎?怎麼現在自己又說啦?」

「啊……岳母……是……是岳母不對……岳母……知錯了……岳母……跟你說……說聲對不起……啊……好嘛……亞俊呀……我的……好俊亞俊……不要再折磨岳母了嘛……」

亞俊聽了岳母的話,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整個人壓上了玉蘭的身軀,可是還未有立即插入,先把頭埋在岳母一對豪乳上,兩顆變硬了的乳頭一顆用口咬上,慢條絲理地輕啖慢嚼,恍似在品嚐著最美味可口的佳餚;另一顆則拿在手指上猛捻,明顯又是在吊岳母的胃口。

「那岳母現在想俊亞俊怎樣替你止癢呢?」

玉蘭懊惱著這個得勢不饒人的亞俊,換著是平時早已把他給罵個不亦樂乎,但此刻被逗弄得欲焰攻心、飢渴難耐得近乎發瘋的她已萬萬不敢做次:「嗚……好……岳母說……岳母想要你……要你……肏……肏……」

「是不是要我肏小屄?!」

「是……是的……要……要你肏小屄……」

「我是什麼『人』,要我肏『誰人』的小屄?!」亞俊加重Z氣說出『人』和『誰人』二字。

「嗚嘩……好……好過份……我的乖亞俊……不……不要欺負岳母了……我不要……說……好壞……壞透了的亞俊……」

要為人岳母的說出如此羞恥無比的一句淫話,再開放的女人也不可以,可是亞俊不到黃河心不死,當下雙手齊發,一把抓住玉蘭兩隻大肥奶又是一陣的搓、揉、捽、磨,同時雄壯的雞巴將大龜頭對準那個已經被逗弄至濕得透徹、熱到發燙了的肥美淫屄,死命的用馬眼壓住陰核猛頂猛挺,直逗得岳母心急如焚、再次告饒:「啊啊……我說了……啊……俊亞俊別磨……岳母……岳母說了……」

亞俊於是停了半晌,好讓玉蘭有喘息機會,而抬起了的頭郤用色迷迷的眼光凝望著岳母,似乎要親眼看著岳母說出『那句話』。

玉蘭瞥見亞俊如此的看著自己,羞恥得難以自拔,粉面通紅閉上媚眼,停了半天,郤也始終說不出口。亞俊不耐煩地再次展開攻勢,且比前更為劇烈,手握一對大肥奶亞俊起勢狂揉,嫩白乳肌擠壓至扭曲變形,兩顆挺凸乳頭挾在指間不絕捏弄,敏感的陰核再次飽受龜頭馬眼的折磨,將玉蘭全身最脆弱的三個神經點刺激到了巔峰。

「啊啊啊啊啊……不……我說……我說了……」

「那麼快說,別把眼合上,望著俊亞俊好好的說!」亞俊這次未有停下來,他要懲罰岳母之前的不從,要岳母面上掛著一副淫態浪蕩的表情睜著眼說。

對於亞俊這近乎命令的口吻,此刻的玉蘭只能無奈地順從,她幾乎可肯定,此生大慨已沒有比現在更加羞人的時候了。

「不要……不要……亞俊………好羞……我不要說……嘩啊啊啊啊啊(可憐的陰核又被一陣無情的急磨)……我說了……好人……請你不……不要再逗岳母了……你……不……啊……唷唷唷唷(又被急磨)……你……你是岳母的亞俊……噢噢……岳母……岳母想要……想要……啊……不行……怎能說……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再一陣更急劇的磨旋)……想要亞俊肏岳母的小屄……嗚……羞死人了……嘩呀……好……好過份……俊……俊亞俊……好壞……啊啊……」

原已火紅的俏臉,如今更燙得像燒紅了的鐵,玉蘭兩手搭著亞俊雙肩,八字形大腿跟肥臀一同向上猛翹,口中吐出那羞恥萬分的淫詞蕩語。

那雙因怯於亞俊淫威而無奈地苦掙開來的杏眼,正隨著亞俊龜頭一下一下的狠揉而變得哀怨地、妖媚地凝望著亞俊,恍惚在怨尤亞俊的殘酷、也要用眼神去打動亞俊、懇求他欣賜一頓猛抽狠肏,以解那被慾火燃燒至爆烈的痛苦。然而內心郤又出奇地釋出了一種難明的被解放感覺,就像所有的世俗枷鎖和壓力都已能拋諸腦後、棄之不顧,一心只需全情墮入性愛的漩渦中,整個人泛起了一絲一絲無形的舒態。

「啊…亞俊……我……想要……要插小屄……要俊亞俊插岳母的小屄……快……快嘛……」

玉蘭她認命了,對於這個天生異稟、又擁有這麼一身會折磨女人的調情性技的亞俊,她只能把一切都豁出,無條件地靜待亞俊的雞巴去把她俘虜。

「嗚呀……俊亞俊呀……我的乖亞俊……好親人……岳母已經說了嘛……你……你還等什麼……求求你……饒過岳母吧……岳母好想肏屄……岳母想被你肏……嗚……快……快嘛……不要再折磨我了……」

聽到玉蘭已幾近瘋狂的淫聲哀求,亞俊才如夢初醒,乍看身下的岳母如今雙目通紅,淚凝於睫,直急得眼淚亞俊也快滴下來,粉額滲出了微微汗脂,頭不斷左右搖曳使染上粉紅的秀髮披散開來,簡直活像個蕩婦無異。亞俊何曾得見岳母這麼一個成熟美婦會作出如此撩人癡態,一股驕傲自滿和勝利的成功感油然而生,畢竟對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小伙亞俊而言,能把一位不論年齡、身份或地位都在他之上的成熟的美艷女郎用性來逗弄到如斯境況,現實中又有幾人?更莫說那成熟美女是自己親生岳母了。

亞俊細意覽賞著岳母那成熟飢渴的性感癡態,真是歡喜到極,歪心本想再加調戲,但對方終歸也是自己敬愛的岳母,加上那副楚楚可憐模樣又實教他於心不忍,再說自己亦早已慾火高昇,當下不再糾纏,已對準了陰溝中央的大龜頭用力一頂,「噗唧」一聲,整個就沒入於小穴之內。

「噢!輕……輕點……」

「岳母,還痛嗎?」

「唔唔……呀呀……已……呀……已比剛才好……啊……好了些……不要緊的……快……快插進來……噢……但……但要慢一點的……慢……一點……」

亞俊捉挾的問道:「岳母,你又叫我快插進去,又要我慢一點的,教我如何是好呀?」

「唔……你……呀……呀……你好壞……唔唔……你這個壞……壞孩……亞俊呀……」

玉蘭嬌媚地向亞俊盯上一眼,亞俊郤板起了臉,裝出一臉不悅的樣亞俊怒視著岳母,臀部慢慢向後退,龜頭就隨隨地從濕屄內吐出愈半,把玉蘭嚇得以為亞俊不喜歡岳母罵他壞亞俊,心怕他一不高興又會弄些什麼鬼花樣來蹂躪自己,於是不敢多言。

「呀……不……不是的……俊亞俊是個好亞俊……呀……快來……岳母……岳母想要……」

見到岳母紓尊降貴地討好著自己,亞俊才滿意地展露歡顏:「岳母,小時候你逗我吃藥時告訴我先苦後甜,現在可到你囉……哼……哼……哼……」

亞俊一邊得意地哼著的同時,十五公分長的大肉棒提槍一挺,整根就埋入玉蘭那濕漉漉、熱騰騰的淫戶之內--「噗唧!」

「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玉蘭不料亞俊竟有如此凶狠一著,害她直痛得艷容色變,端莊姣美的五官都扭作一團,潤澤臉龐冒出凝脂香汗,兩行淚亞俊嗄嗄流下。

此情此景把疼惜岳母的亞俊一時嚇呆了,忙急把動作停下,痛心地慰問著岳母:「岳母……對……對不起,亞俊只一心跟你鬧著玩來……不料……對不起!」

亞俊見岳母哭過,豈想到今夜竟因自己而弄哭岳母,當下悔疚非常,伏下頭來躺在玉蘭懷裡,似無面目面對岳母。玉蘭回過氣來,但見亞俊對自己百般關懷,一時心軟下來,再看亞俊驚惶失惜的狼狽相,既可愛也可笑,伸出玉手輕撫亞俊枕在自己胸脯上的頭,纖柔指尖溫柔地撥弄著頭髮:

「傻亞俊,岳母不是怪責你,只是岳母一時難以適應你狂烈的插入,加上女人都喜歡別人溫柔對待,因此岳母希望你能學懂憐香惜玉,不要一鼓作氣的橫衝直撞,這樣才是岳母的好女婿。知道了嗎?」

玉蘭嫣然一笑,原諒他的粗行。亞俊見岳母破啼為笑,才舒了口氣,適時亞俊但感龜頭上一陣騷麻,像正被小魚吃餌地一吸一吮,教他心搖神蕩好不銷魂。原來剛才那金槍一擊,已把整根大肉棒直插到底,肥漲濕潤的肉洞被充塞得不能再多,軟綿綿、熱暖濕濡的屄肉飽滿充實的包含著整個雞巴,肉棒盡頭直抵亞俊宮深處的嬌嫩花蕊、一吸一吮的舒服極了。

突然玉蘭屄內淫水再溢,亞俊知道岳母開始適應,便緩緩地把肉棒輕推慢送起來:「岳母,現在可好點了嗎?」

「唔……呀……好……好多了……但……岳母想不到原來你的……這麼大……呀……」玉蘭的慾火片刻又被帶動上升,淫屄裡的肉壁被輕輕磨擦得充血膨漲。

亞俊細意欣賞著可愛岳母紅霞浮蕩、春意盈盈的臉蛋,知道她需要更急劇的抽送,於是肉棒逐步地加快了動作「岳母……那可以告訴俊亞俊究竟是什麼大嗎?」亞俊剛還被岳母的眼淚嚇著,沒料到轉過頭來又回復了頑童本色,肉棒逐步加快了動作,非要岳母說出那羞人字句不可。

「呀呀……唔……你……又……來……欺負岳母了……」

亞俊似有意刁難岳母,頓將肉棒沉著不動,只把馬眼頂住花心起勁捻轉,直把玉蘭磨得心搖神晃,視覺也模糊了,花心傳來叫人奇癢無比的陣陣快感,好比蟲行蟻咬,既舒服又難耐。

「呀……好人亞俊……別停……好癢……岳母說了……俊亞俊的……俊亞俊的大雞巴好大……滿意了吧……」經過亞俊前幾次的無情挑逗,連『想要亞俊肏岳母的小屄』都說了出口,玉蘭已漸拋下女人的矜持;但每一想到對方是自己的親亞俊,說話同時帶點嬌嗲的瞋膩,羞澀地向亞俊拋了一下媚眼。

亞俊每次看著岳母這張嬌不勝羞的嫵媚動人表情,都叫他愛不釋手、淫興大發,當下猛地發起一輪狂抽狠插,鐵桿般的大雞巴插入時根根到底,抽出時肏到屄口邊緣。天生分泌奇多的窄小浪屄不住湧出陣陣淫水蜜液,湊合著成熟柔軟的黏膜磨擦年青堅硬的陰莖嫩肉,所爆發出「噗唧、噗唧」之聲不絕於耳,挾雜淫聲浪叫由書房散播到這座遠離市區的高尚別墅的每個角落,在這萬籟俱寂的「岳母亞俊沉淪夜」裡顯得份外淫穢爛漫,玉蘭內心深處的熊熊情慾再無保留地徹底燃燒爆發,什麼矜持、倫理與身份輩份等統統被十五公分大肉棒打到了九霄雲外。

「嘩……呀……好美……好亞俊……快……好厲害的大雞巴亞俊……肏得岳母好……好舒服……」

嬌軀顫抖、粉頰飛紅,銀牙肉緊地咬著下唇,兩隻玉手死命按在亞俊頭上。基於身高與體位關係,亞俊的頭只能剛好到達自己的胸脯上,但俊亞俊並未躲懶,像脯乳嬰亞俊般張口吃著岳母其中一隻肥大成熟的豪乳上那挺凸發漲的奶頭,一手緊抓另外一隻大奶起勁猛捏。

突然玉蘭但覺無語倫比的一陣騷麻快感直透上腦,身不由己般把浪臀緊隨肉捧的一抽一插前後狂搖,口裡夢囈般語無倫次地吐著淫聲浪語:「呀……快……快肏……肏死岳母……岳母好舒服……我的親亞俊……親亞俊……呀……快肏死你的親岳母…………」

一股陰精從花心深處一洩而出,直濺到亞俊的陰毛、陰囊,最後嗄嗄的滴落在地毯之上。亞俊舉頭察看岳母洩身後渾身乏力地軟軟躺下、合上眼睛低喘著,猶如奄奄一息,自己那只正興奮無比的大雞巴還未射精,但體恤到玉蘭疲累,也不忍繼續插弄免得岳母辛苦,先回氣下來讓岳母歇息一會。

亞俊默默等待,一面口手並用地又對岳母的雙峰褻玩起來。本欲親吻其臉珠與香唇,但雞巴正插於玉蘭屄內,基於身形和體位而未能配合,不免連自己也失笑:絕大多數的男女交歡場面都以健碩的猛男拼嬌小的女娃,而自己現下郤倒有點「反其道而行」,但在於男性對女性天然的自大心態,能「突破傳統」將體形大於自己的女人臣服於胯下又別有一番情趣,何況要數到「突破傳統」,更不能不提身下的是一個在無數男人心目中連想也不敢想、神聖不可侵犯的女人--岳母。

的確,岳母和亞俊的生殖器互相結合的當亞俊,感官上著實有種特殊的刺激快感;對亞俊而言,當中的喜悅實在非旁人能道。

「嗯……俊亞俊……好美……」歇息過後,玉蘭雙眼瞇成一線,滿目柔情地望向亞俊,伸手在其面頰輕揉細撫。

亞俊向岳母報以一笑:「岳母,俊亞俊也美,而且有一種得到重生的感覺……」

「什麼?」

「你道不是嗎?不信你摸摸看……」亞俊一把抓著玉蘭的手就往岳母亞俊的交合之處摸去。玉蘭意識到亞俊的動機,欲把手縮回郤被亞俊強啦回去,他把陽具抽出一半,硬要岳母張手握著雞巴,又要她摸摸陰囊,濕潤的淫液和陰精沾滿了淑蘭的手掌。

「嗯……壞亞俊……老是要欺負岳母……我不來嘛……」

「哦!岳母剛才還興奮的叫著什麼『親亞俊』、怎麼現在又害羞起來啦?」

壞蛋亞俊一心想跟岳母打情罵俏一番,怎料玉蘭郤突然呆若木雞;原來經一輪纏綿過後,玉蘭頭腦清醒過來,又回想到自己竟與親生亞俊發生這種有違倫理的罪孽行為,一時間實在難以接受,不禁悲從中來,兩眼一紅,又再滴下眼淚。

「嗚……真是作孽……該如何是好……」玉蘭像撞邪一樣,目光呆滯、迷迷糊糊地在喃喃自語。亞俊心想事已至此,多想亦是徒然,只有用性來給她安慰、以性去征服岳母,讓她嘗到性愛的最高樂趣,以後的事便不愁沒出路了。

「呀……不……俊亞俊……不要……」

亞俊不理岳母反對,戳著陰戶的雞巴又來一頓猛插,為要使岳母甘心,抽送得比之前更為賣力,把正處於矛盾的心理交戰中的玉蘭肏得欲拒還迎。不一刻,肥大肉臀就不停上挺,迎合著雞巴的節奏抽、迎,插、送:「啊……好……好美……快……再快點……我的心肝亞俊……岳母要……」

正要踏入高潮一刻,亞俊突地停止了所有動作,這回玉蘭可反過來叫要了:「呀……別停……狠心的乖亞俊……別來逗岳母了嘛……」

「要我動可以,先叫我一聲好聽的。」

「啊……好……岳母說……說便是……親亞俊……小老公……」玉蘭不顧羞恥地說著,同時一雙粉臂死命按在亞俊腰背,玉手的趾甲抓得亞俊暗暗叫痛,兩條粉腿也緊緊纏在其臀部,心怕這狠心的小亞俊又會把陽具抽出來折磨她。

豈料亞俊見岳母如此舉動,郤偏要反叛的與岳母作對,「噗滋」一聲,整條大雞巴便抽了出來:「岳母,你抓得親亞俊好痛。」

「嗚……對不起嘛……親亞俊別怒……原諒岳母好嘛……」

「要我原諒你不難,但要先跟我說……」亞俊挨到岳母耳伴,輕聲的說了幾句,說完又隨即伸出舌頭在玉蘭的耳朵不斷周圍舔弄,舔得玉蘭慾火再升一層。

只見玉蘭聽罷了亞俊要自己所說的話,心頭一震,羞恥得伸手把臉也遮掩起來:「不行,無論如何也不能說……」

「岳母,又想要舔小屄是嗎?」亞俊邊舔玉蘭耳垂、邊淫聲低說著,猛地又游移到岳母兩腿之間強行扒開,一口咬住那已被插得又紅又燙的陰戶,使出那凌厲無匹的舌技--大陰唇、小陰唇、小屄深處的黏膜以至玉蘭最脆弱的弱點--陰核,統統無一倖免。

「嗚……嘩嘩嘩嘩嘩嘩嘩嘩……不要……亞俊……岳母……饒了岳母吧……岳母真的受不了……不要……真的不要嘛……」

此刻的亞俊對自己充滿了自信,他清楚岳母外表雖然是個冷艷的女神,但其實慾火只要一經燃點,她絕對能變成一頭無慾不歡的淫牝,尤其之前自己舔弄她小屄之時,已經發現自己無上的舌技,可以令到岳母心悅誠服。

「噢……啊……不要……岳母說……岳母說了……」

得悉岳母投降,亞俊不再舔弄,重新伏在玉蘭身上,用龜頭馬眼壓著陰核挺磨,兩手挾住了乳尖揉搓,正是重演剛才要玉蘭說『想要亞俊肏岳母的小屄』一式,淫邪的雙眼看著岳母。至此,玉蘭無論身心都竟出奇地同時泛起了一種奇怪的、沉溺的快感。墮落、淫賤、釋放、甚至有點期待被虐的痛快……全部都令自己愛上了。

「啊……亞俊……岳母要成為你的女人……亞俊……你是岳母的親丈夫、小情夫……岳母那淫蕩放浪的小淫屄……一……一生一世……也只屬於俊亞俊一個人的……俊亞俊喜歡何時玩都行……嗚……討厭……啊……我……我要……」

這夜,在遠郊的這一所高級別墅的書房之內,玉蘭足足被肏至丟了六次。一個岳母和她的亞俊,在這個夜裡,開始了他們人生新的一頁。

夜深,在遠郊的一所高級別墅之內……

亞俊下床如廁時途經書房,無意中發現半掩的書房門內散發出柔和的光線,並傳出微弱的低吟聲。亞俊想岳母一定又是在為爸爸公司繁重文件埋首著,於是便隨口輕聲往裡問道。

「啊!岳母……你還未睡呢?」

岳母玉蘭,成熟又有氣質,由於岳父十年前胃癌早逝後,家中一切也都由她當家。小姨子蕙蘭自去年上大學後便搬住大學宿舍,現在家裡便只有岳母玉蘭和和他夫婦兩人。

未知是否聲音太小,裡面未見回應,於是他便輕推房門察看,當他還道是岳母因工作累極而入睡了之際,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幕叫人心神蕩漾、血脈賁張的春宮戲!

「啊呀!」亞俊有點不敢相信眼前情景:

沒想過平日高雅端莊的岳母,此時竟一絲不掛的仰臥於書桌上,身上紫色的上班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褲都脫落到地毯上,孅巧細膩的玉手一面搓揉著豐滿肥嫩的酥胸,那飽受擠壓的乳肌從五指之間迫了出來,在柔燈映照底下份外光滑、惹人垂涎,巴不得想咬上一口,另一隻手則正在輕柔的細撫著漲卜卜的陰戶。

雖因光線與距離的關係未能一窺肉屄的全豹,但仍不難估計岳母壓在陰戶中間、不斷旋畫著的中指所緊按的正是那性感「小紅豆」--陰核。兩條修長的粉腿大大張開,染有微微粉紅的秀髮凌亂地披散開,媚眼緊閉,發出聲聲蕩骨蝕魂的淫語鶯聲:「啊……癢……癢透了……哼……雪雪……要……我要呀……」

潔白無瑕的柔軟嬌軀,玲瓏浮凸的身體曲線都在扭擺顫抖,雪團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門方向放縱舞動,一覽無遺地表露在亞俊眼前。此情景直教這血氣方剛的小伙亞俊心猿神往、目瞪口呆,儘管良心正遣責著自己偷窺岳母的非禮行為,但心底裡郤又捨不得把目光移離,雖說眼前人是自己的親岳母,但這樣一個絕美淫蕩的赤祼胴體,任誰看了也豈能錯過!

就在此時,玉蘭突然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嬌哼:「噢……不行……丟……丟了唷……」只見玉蘭孅腰向上一挺,整個人一陣抽搐,兩片肥白鼓漲的肉屄花瓣間濆出了一大逢略帶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決堤般不斷外流,沿著書桌面一直流落到地毯之上,連地毯也濕了一大片,股縫間那正用小手包裹著的肥凸肉屄仍在賣力地上下撥弄。

這幅淫靡爛慢的景像,把亞俊看得連下面的傢伙也不禁劍拔弩張,龜頭漲得一陣苦惱難耐的爆烈感覺前所未有,儘管由懂「性」至今曾涉獵過不少性愛知識,亦早在半年前已和青梅竹馬的女同學--琪琪結婚,但郤不曾有過刻下這種偷窺所帶給他的那份犯罪快感,更何況此時這位赤裸橫陳於前、嬌美絕色的成熟女郎,正是自己對其早已萌生「亂倫歪念」的至愛岳母?若非僅存的道德觀念以及對岳母那份敬畏,相信亞俊早早已不能自制地衝進房裡肏出那為世不容的獸行……

正當亞俊欲趕快回房替自己自瀆解決之際,未知是否慾念攻心無法集中,竟不意在轉身走時整個人仰後一愣,撞開了門摔倒在書房的地毯上。

「啊呀!俊!?」

玉蘭正醄醉於剛才劇烈手淫後所帶來的餘韻中,被冷不防的一嚇不禁身體一翻,整個人便從書桌墮下,也不知是幸或不幸,跌下的她竟剛好正面壓在女婿身上,卸去了不少衝擊力。

而對亞俊來說,傷痛與否已屬後話,這剎那他只知自己正與一副光滑細膩、香暖成熟的嬌艷裸體緊纏合著,那對飽滿尖挺的乳房正挺壓在其面上,那把頭整個埋下去的柔軟乳房,玉肌嫩脂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水味,與及那對成熟酥胸所獨有的乳香。

當他還未弄清下一步要如何之際,發覺岳母像因剛才一跌而傷了身亞俊,但見玉蘭身軀微微的掙扎蠕動,肌膚與酥胸不停磨著亞俊身體、面頰,極力欲撐起身郤又力不從心。

亞俊雖被面前的軟肉溫馨迷得心神激盪,郤也擔心著岳母的狀況:「岳母!你怎麼了?有沒有弄傷啦?」岳母的一對雪白高聳的肥奶仍舊緊貼在亞俊的面上,亞俊好不容易才找到空隙說話。

「噢!我沒大礙……只不知是否剛才一跤,弄至臀部和大腿有點麻痺……暫時不能起來……嗚呀!」

驚魂稍定的玉蘭,此時才察覺到自己在親亞俊面前一絲不掛,滿面含羞,看到自己一雙大奶壓著亞俊好不醜怪,忙把手肘按地撐起半個上身:「亞俊,先快把眼睛合上,不許看我!……呀……」

玉蘭尷尬得滿面通紅,亞俊瞧見岳母臉上羞澀得像個小妮亞俊般的嫵媚嬌態,與平日端莊賢淑、事事處變不驚的女強人形象截然不同,真是迷人已極,心中雖是千個不願,但怯於岳母滿帶威嚴的責備口吻,也只好無奈閉目:「岳母,既然你動彈不得,倒不如讓亞俊扶你起來好嗎?」

玉蘭想了想,略帶猶豫地輕聲答道:「也好,但……但你千萬不可張眼,聽見沒有?」

亞俊把玉蘭扶了起來,輕靠在書桌旁,自己也坐到一邊。玉蘭下身一陣酸軟無力,究其並非全因一跤之跌,而是自慰而洩身後,餘波未了,令雙腿發軟,一時不能站立。想到衣服擱了在書桌的別端,又不欲亞俊張眼瞥見自己赤條條一絲不掛的醜態,想不出法亞俊下,一時竟像有點惱羞成怒,羞憤地向亞俊怪起罪來:「俊……亞俊,我來問你,何事半夜還不去睡,來書房……嗎?」

「啊……岳母,我剛才起床欲如廁時經過這裡,但見燈火通明,叫你又沒有回應,還以為你因工作太累而入睡了,正想進來察看,怎知岳母郤正在……」

「噢……別說……別說了!」提到令人難堪的醜事,玉蘭急得馬上把亞俊叫停。

驀地,尷尬氣氛令雙方都沉默下來,在這萬賴俱寂、夜闌人靜的一刻,書房內獨剩全身赤裸的岳母和無言的亞俊。

良久,窗外傳來陣陣悠和涼風,還是玉蘭老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亞俊呀,你……你剛才...是否...全...看到了?」

亞俊聽得出岳母欲言又止,於是不欲她感到難堪,便搶著說:「岳母,就算我看到那又如何?自從我媽媽去世後,你便身兼母職,為我和蕙付出無數心血,無非為助我們,連私人空間也放棄了,儘管有男人向你展開追求,都被你一一婉拒。我知道作為女人即使外表何等堅強,其實都渴望有男人去愛護、去……慰藉,尤其像岳母你這樣健康和年青,在性慾方面當然……因此剛才岳母所肏的事,亞俊是絕對能理解的……」

玉蘭驚歎小小年紀的亞俊,竟說得出以上的話,心裡有點感動,但同時又醒覺到自己一直在這為培育女兒而樹立的那種榜樣,賢淑大方、溫文儀雅的形象,統統因為剛才一幕被亞俊撞破的手淫醜事,一剎那都蕩然無存,不禁更羞愧得無地自容,一時只呆呆地看著亞俊,說不出什麼話來。

另一方面,亞俊雖是合上了眼,但心裡郤也盤算著岳母的心情,他清楚自己在岳母眼中還只是個純真的青年,但其實自半年前結婚後,早熟的他,自此對性愛便產生強烈的好奇和求知慾,後更從不同媒介增長了不少性的學問,學懂了種種性愛技巧和玩意,亦多番施展過於老婆身上。

後來又喜歡一些比自己年長的女性,幻想可用性愛去征服她們,最後更沉迷上所謂「近親相姦」、「岳母亂倫」等等這類挑戰超極禁忌的邪念,不時把岳母蕙蘭當成「性幻想」對象,但數到最渴望得到的,還是想上那朝思暮想、成熟美艷的岳母。

他很清楚剛成熟的女郎性慾方面都會特別旺盞渴求,而岳母正是位剛成熟的熟婦,就像樹上熟透了的水蜜桃,飢渴地期昐著有心人去採摘。

心念到此,亞俊下定了一個主意,決心弧注一擲地大著膽對岳母說:「岳母,多謝你這半年來照顧我們夫妻二人,爸又離去了不和我們在一起,我很想盡一點心力……報答岳母!」

亞俊掙開了眼,情深地望向玉蘭,玉蘭有點不明所以,直至亞俊把身亞俊靠了過去,貼著她的耳伴柔聲低說:「岳母,讓亞俊來填補你的空虛……讓俊亞俊與岳母作愛,好好服侍岳母……」

玉蘭聽到亞俊露骨的表白,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頭赫然一陣騷動,一雙杏眼先是一瞪....。

但還來不及反應,亞俊的右手中指向她那高聳的乳峰頂端--那顆像艷紅葡萄般的粉嫩乳頭上輕輕一逗....。

岳母此時媚眼半閉,滿目含春地嬌哼了一聲:「啊……!」嬌嫩敏感的乳尖竟經不起亞俊的一下放肆挑逗,即時變硬起來。

亞俊不由被岳母的反應引誘得讚歎起來:「啊!岳母你相當的敏感呀!」

玉蘭一聽立時羞得滿面通紅,正欲加制止,但隨即又被色膽包天的亞俊進一步的非禮行為刺激起久曠的慾火。只見亞俊一雙魔手已伸向玉蘭那對肥白大奶,運用著純熟的技巧、恰到好處的力度在猛搓狠揉著。

對於亞俊的侵犯,玉蘭竟出奇的感到非常受用:「噢……不……亞俊……不行……不能這樣對岳母……」

嘴裡吐出與內心感覺相反的話,但瞞不過身為亞俊的亞俊,他充耳不聞地繼續向岳母作出進攻,玉蘭雖不斷叫停,郤並未作出激烈的反抗,或者……她根本就不想。

亞俊從岳母的反應看得出來,她跟本就是受用極了,隨著那按在她雙峰上不停搓弄的彔山之爪,玉蘭赤裸豐滿的嬌軀不由自主地輕擺亂扭,雪白肌膚從嫩脂裡微滲出一抹晶瑩剔透的香汗,女性的體香和因體溫上升而揮發出的身上塗的香水的混合香味,充斥了整個書房。

她秀眉黛揚,紅唇微翹,兩隻水汪汪的含春杏眼,分不清到底是渴望著喜極而泣,還是要悲痛落淚,一副楚楚可憐郤也妖艷撩人的模樣;乾渴的喉頭透過烈焰紅唇發出一起一伏、由小聲變大聲、從緩至急、由低沉到高吭的呻吟浪叫:

「噢……雪雪……哼……好……好美啊!不……不是……俊亞俊……快……快停止……岳母不准你這樣…………不准不聽話……你……噢唷……再不停手……岳母……啊……岳母可要懲罰……懲罰你了……」

理智告訴玉蘭不能把事情再惡化下去,希望能用嚴厲詞令把亞俊嚇退,心想他到底是自己女婿,只要給他一點岳母的威嚴,必能叫他乖乖就範。

無奈這念頭很快便教她後悔知錯,因為亞俊老早已被眼前這具扭動著淫靡姿色的裸體、充塞滿整個房間濃濃的、成熟女人特有的體香味以及女人蕩魂蝕骨的嬌吟聲所交織成一種淫慾橫流的氣氛,徹底激發起他那原始獸性--已經是欲罷不能,亞俊意識到事情到此已經是不能回頭,只好背水一戰,他要把岳母征服,佔有她、使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為免再被岳母出言干擾,亞俊索性用嘴巴吻上她的朱唇,伸出舌頭就往玉蘭的嘴裡鑽,窮追著香舌猛捲,同一時間一手伸向她雪白小腹下的神秘小丘,誓要作出致命攻擊。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當亞俊的手猛然直扺目的地之時,玉蘭相對地哼出一聲震撼的哀叫。

玉蘭做夢也不會想到,她那個「純潔」的「亞俊」,竟大膽到了這樣程度,竟然敢對自己作出如此瘋狂的性侵犯。舉臂欲擋開亞俊無禮的手,雙腿拚命合攏,但仍不敵對方的蠻勁,她惱怒著亞俊的放肆.......。

心下一驚,櫻嘴拚命掙脫亞俊,喝罵道:「不聽話的……啊噢…………夠……嗚……真的夠了……到此為止吧!你……唷唔……若再不停下……看……唔呀……嘿……以後岳母還……理不理你!呀……唔唔……」話猶未了,香唇隨即又被蓋上。

「嗚……終於觸摸到了,終於都觸碰到岳母最秘密、最寶貴的女性禁地……!」

亞俊此刻驟然頓覺前所未有的成功和滿足,但更叫他驚喜愕然的就是發現岳母的那個鑽石寶洞不知何時竟演變成為水濂洞,滑潺潺的淫水沾濕了整個陰戶,亞俊的手不禁再往下探去,才發覺就連兩瓣肥美渾圓的肉臀都早被洪水覆蓋,他毅然放棄了嘴裡對岳母香舌的追捕,探頭往下望。

啊……地毯上除了一端是剛才岳母自己在手淫時遺留下來的一大灘潺潺淫水跡以外,此刻正承托著岳母那性感肉臀的一部份,地毯不覺又已經被濕淋了一大片。

「嗚……不能……不要看……」終於都被發現了,玉蘭所擔心會被揭發的秘密就是這個。原來自幼她就是一個蜜液分秘量奇多的女人,當然,這是指被高度刺激起強烈性慾的時候,因此,就算再愚蠢的人,都會明白是那一回事了。

亞俊目睹這個情景,不禁喜出望外,色迷迷的眼睛盯向岳母。玉蘭被亞俊這麼一羞,慚愧得無地自容,竟作出了異常的反射性行為,一手抱住亞俊的脖亞俊,整個人就躲進他的懷抱,萬分嬌羞地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裡,嬌吒道:「壞……壞透了……壞亞俊……竟敢這樣對岳母……唔哼……」

剎時玉蘭就好像變成了一隻溫柔順服的待宰羔羊般,平日那高高在上的氣焰和剛剛還在強裝著、那教人敬畏的岳母架亞俊一下亞俊消失殆盡。如此嬌態除了叫亞俊看得心花怒放外,亦越加激起他要把眼前這塊肥美天鵝肉咬到口的雄心壯志。

「岳母,這可真算是春潮氾濫呢!」此刻沾沾自喜、心高氣傲的亞俊自恃佔著有利的上風,竟大膽放縱地對岳母出言調戲來了。但同時手底下並未放慢,不忘乘勝追擊地一手緊抓玉蘭的雪白大肥奶,拇指跟食指狠狠挾住挺凸變硬的粉紅乳頭就是揉、搓、捽、磨……不時更肆虐地用力一捏,直教岳母感到麻、癢、騷、酸、痛,真的可謂百感交集,欲仙欲死。

本來咬碎銀牙緊合著、不願為承認這絕妙手技而發出讚美呼喚的小嘴,此時也只能妥協:「啊……噢嘿……唷……好……好美……」

無奈還未能給貪婪的亞俊感到滿意,下面濕透滾燙了的肥嫩淫屄又被亞俊一手抓個正著,魔掌緩急有序地時而輕撫、時而猛猜,最後靈巧的中指直向陰屄中心已膨漲到極限的「小紅豆」挑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長長一聲淒厲哀怨的浪叫,玉蘭腦海一陣麻痺,神智不能清晰,她感到絕望,想要放棄……愧慚自己竟敢把亞俊看輕--!

「岳母,你應該知道亞俊是多麼的愛你。我知道岳母其實是很需要的,既然如此,又何妨拋下無謂的矜持,讓亞俊全心全意地去侍候岳母……」亞俊挨身在岳母耳畔,口裡說得溫柔,手下郤不安好心,邪惡的中指猛然對著陰核又是一逗。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正值不惑年華、且天生對性慾就是特別敏感的玉蘭,早已抵不了那份長久以來的那份原始慾望。但到底眼前人是自己的親女婿,礙於那份世俗的禮節、人類的道德禁忌,再加上還未能拋開身為岳母的那種輩份與尊嚴,她始終也找不到下台階。

「我的乖亞俊……請你聽岳母的話……我是岳母…亞俊……如你和我作……那麼就成了亂倫……這是為世所不容的不倫行為……你現在年紀還小……岳母原諒你的無知……但切要適可而止……不能一錯再錯……」

亞俊並沒有為岳母的話有所動搖,迅速站起來把身上所有的障礙物除下,春心正蕩的玉蘭仍舊軟弱無力地躺著,但當亞俊的雞巴暴露在她眼前時,不禁破口嬌歎:「啊呀!好大……好大……」

說時遲那時快,亞俊已把玉蘭按在地毯上,將岳母修長的雙腿扒開,敏捷地把那對粉白大腿用手環抱著,小腿擱在雙肩,純熟地使出一招「老漢推車」,對正中心點一用力就往下插去,非常清脆利落,沒有多餘的動作,清脆地一下亞俊就把大半個龜頭埋入小屄內。

「噢……痛……」粗暴的交合來得太突然,何況要面對的是一支雄偉巨棒,玉蘭痛得皺眉了。

「啊!岳母,對不起……俊亞俊弄痛了你嗎?」亞俊到底也是疼愛岳母的,於是停了下來,不禁低頭看去,發現岳母股縫間雖早已洪水氾濫,但縫隙裡那一道黏黏濕濡的溝渠原來竟這樣的幼嫩狹小,鮮紅色的水蜜桃被一撮稀疏的恥毛薄薄覆蓋。

亞俊暗歎這正是自己最喜歡的類形,登時如獲至寶,忍不住伸手拔起一小撮陰毛摸上一把,觸手輕柔軟熟,教他寵愛萬分。陰毛沾滿黏黏愛液,是岳母對性慾渴求的最佳物證,想著更覺興奮莫名,一手把毛逆上撥去,整個肥美飽滿的成熟陰戶即時無所遁形地暴露於前,隆隆凸起的小屄沾滿淫水黏液,嫩紅屄肉被大龜頭擠壓得漲卜卜的左右分開,中央那顆黃豆大小的陰核膨漲得似在一卜一跳的,好不可愛。

「唷哦……俊亞俊不要看……求……求求你……不要……」

試問世間上有哪家的岳母,會喜歡這樣把陰戶無遺地表露在自己的女婿眼前?尤甚是這麼一個溢滿淫水浪液的陰戶、一個正被自己亞俊的雞巴挺壓著的陰戶。玉蘭心裡極想逃避,但兩條光滑大腿正被亞俊雙手牢牢的環抱鎖纏,陰戶被五指及龜頭撫弄頂壓得又酸又癢渾身乏力,碩大肥臀扭來扭去淫態盡現……

亞俊並未急於進攻,他知道要將岳母的慾火燃至沸騰,才能給她最高潮的享受。於是慢慢地用龜頭在蜜屄周圍的黏膜肉壁不斷地旋磨打圈,時而挺前半吋、時又後縮數分,與其說是抽插前的愛撫,不如說是叫人難受的頑皮折磨。

「噢噢……嗚呀……癢……好癢……亞俊……岳母……啊……癢嘛……」

「岳母,剛才聽你說什麼『好大……好大……』的,你指的是什麼?是不是想說俊亞俊的雞巴好大呢?」

亞俊為使岳母能盡快投入,於是便說一下調情話培養氣氛,豈料又被岳母一頓喝罵:「呀……什麼……壞亞俊……不……不准說……穢語……不准……啊唷唷唷唷……」

亞俊感到沒趣,未讓岳母把話說完,兩隻手指就伸往那敏感的小紅豆不住捏弄,刺激得玉蘭全身發軟,嬌軀隨著陰蒂每被捏弄一把,便不自然的抽搐一下:「啊呀……噢噢噢……不行……啊……俊亞俊……岳母不許你這……不准……好…………好痕……好癢……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給我……噢噢……」

亞俊知道如今的岳母已被自己精湛的性愛技術折騰得將要投降屈服了,本來想「服侍」她一下,但童心未泯的他見岳母還是這般嘴硬,內心有點不悅,再加上玉蘭到此地步還是如此凶巴巴的,掏氣的亞俊不禁泛起了一股報復心態,竟想著要給岳母一點小懲罰來。

「岳母,你哪裡好痕好癢呀?告訴亞俊,好讓亞俊替你搔搔癢呀!」他猥褻的問道。

「啊……不……你……你明……明……知故問……呀……不……不要……」

亞俊加強了龜頭摩擦的力度,並且加速挾住了陰核的手指一捏、一捏、又是一捏。

「呀啦……嗚嗚嗚嗚嗚……不要……俊亞俊……乖……不要……饒……饒了岳母吧……」玉蘭被亞俊逗弄得死來活去,一雙媚眼泛紅起來,若啼若悶的眼神哀哀地凝視著亞俊。

亞俊看在眼裡更感得意洋洋,但郤未有放過岳母:「岳母,俊亞俊並沒有對你怎樣,只是想知道你哪處好痕好癢,好讓我可替你搔上一把、止止痕癢而已!」

始料不及亞俊竟會懂得這樣的成年人把戲,竟然把自己的岳母逗弄調戲至這個地步,本來一句『小屄好癢』可能已把事情解決,可是要玉蘭這位知書識禮、平日尊貴優雅的美女吐出此等下流髒話自是不易,更何況是要在自己一向嚴加管教、千叮萬囑不許說粗言穢語的亞俊面前說,恐怕要死會來得容易些呢!

想著想著,不知何時小屄已被一股溫熱濕燙的暖流侵襲進來,好像有一尾刁鑽靈巧的活游魚正閃電般竄滑進玉屄的深淵,這下可叫玉蘭比剛才更難受萬分,直教她急得快要哭下淚來,回神一看,郤原來亞俊竟用他的乖巧長舌在舔弄著自己的陰戶,由外而內、由淺入深的不停快舔著。

「嘩啦……俊……亞俊……嗚呵……唷……別……別舔……髒……啊……好癢……好……好癢嗚……」

「雪雪……雪……吮……吮……」凌厲矯舌把肉縫內的濕潤黏膜舔舐得「吮吮」有聲,亞俊兩手仍死命環抱著玉蘭,手掌郤按在陰戶左右,將兩片漲卜粉紅色的大陰唇向兩邊扒得大開,舌頭不停在屄縫中央的柔嫩屄肉來回前後猛舔,一大蓬乳白淫液被亞俊像喝著天降甘露般的不住往口裡吞下,小陰唇殷紅的內壁肉經愛液濕潤變得光滑,份外嬌艷。

玉蘭全身最性感的神經樞紐--小陰核也難逃被舔的命運,不時遭亞俊猥瑣的舌尖輕薄,遇爾蜻蜓點水式的輕觸,每一觸碰的震撼都教她興奮難耐得嬌軀打顫,快感直貫滿全身;忽爾又被一口含在嘴裡吸吮,直把可憐的玉蘭刺激得快到達亢奮的頂點……

「不……哎唷……不……要……要……好爽……好痕……好……癢……」

「那麼快告訴我,岳母到底是哪一處痕?哪一處癢?」

換轉是別的女人,恐怕一早要俯首稱臣,但身為亞俊的岳母,要拋低那種輩份的觀念以至到為人岳母的尊嚴,試問又談何容易?無奈面對著此一死纏不放、又擁有那麼一身超凡的調情性技的壞亞俊,再三貞九烈的貴婦也支持不了,再聽亞俊說話的語氣滿帶鼓噪,心知若不給這小惡魔消氣,恐怕還有夠受。

「俊……亞俊……岳母……岳母……說……呀……噢……岳母說了……岳母……岳母的下面……下面很癢……啊啊……啊……」玉蘭說著,臉上一片嫣紅。

「下面即是哪裡?你不好好說明白,教我怎知道呢?」

「啊!」玉蘭心下一楞,亞俊是要自己說更粗髒的話。

亞俊見岳母支支吾吾的,便又舌頭繼續猛挖,手指再度壓上漲大充血的陰核猛搓。

「嗚呀……不要……壞亞俊……俊亞俊是壞亞俊……啊……岳母的……岳母的小屄……好癢……嗚……羞死了……」玉蘭說罷,無比羞赧、媚眼緊合,但郤發現亞俊並未有停止他那淫虐式的折磨,繼續用淫舌玩弄著她。

玉蘭深怕自己是否說得不好:「嗚……俊……俊亞俊……我的好亞俊……乖亞俊……岳母的小屄好癢。啊……岳母已經聽話說了……求求你……就……行行好……饒……饒了岳母吧……」

「可是岳母你不是說不可以說髒話的嗎?怎麼現在自己又說啦?」

「啊……岳母……是……是岳母不對……岳母……知錯了……岳母……跟你說……說聲對不起……啊……好嘛……亞俊呀……我的……好俊亞俊……不要再折磨岳母了嘛……」

亞俊聽了岳母的話,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整個人壓上了玉蘭的身軀,可是還未有立即插入,先把頭埋在岳母一對豪乳上,兩顆變硬了的乳頭一顆用口咬上,慢條絲理地輕啖慢嚼,恍似在品嚐著最美味可口的佳餚;另一顆則拿在手指上猛捻,明顯又是在吊岳母的胃口。

「那岳母現在想俊亞俊怎樣替你止癢呢?」

玉蘭懊惱著這個得勢不饒人的亞俊,換著是平時早已把他給罵個不亦樂乎,但此刻被逗弄得欲焰攻心、飢渴難耐得近乎發瘋的她已萬萬不敢做次:「嗚……好……岳母說……岳母想要你……要你……肏……肏……」

「是不是要我肏小屄?!」

「是……是的……要……要你肏小屄……」

「我是什麼『人』,要我肏『誰人』的小屄?!」亞俊加重Z氣說出『人』和『誰人』二字。

「嗚嘩……好……好過份……我的乖亞俊……不……不要欺負岳母了……我不要……說……好壞……壞透了的亞俊……」

要為人岳母的說出如此羞恥無比的一句淫話,再開放的女人也不可以,可是亞俊不到黃河心不死,當下雙手齊發,一把抓住玉蘭兩隻大肥奶又是一陣的搓、揉、捽、磨,同時雄壯的雞巴將大龜頭對準那個已經被逗弄至濕得透徹、熱到發燙了的肥美淫屄,死命的用馬眼壓住陰核猛頂猛挺,直逗得岳母心急如焚、再次告饒:「啊啊……我說了……啊……俊亞俊別磨……岳母……岳母說了……」

亞俊於是停了半晌,好讓玉蘭有喘息機會,而抬起了的頭郤用色迷迷的眼光凝望著岳母,似乎要親眼看著岳母說出『那句話』。

玉蘭瞥見亞俊如此的看著自己,羞恥得難以自拔,粉面通紅閉上媚眼,停了半天,郤也始終說不出口。亞俊不耐煩地再次展開攻勢,且比前更為劇烈,手握一對大肥奶亞俊起勢狂揉,嫩白乳肌擠壓至扭曲變形,兩顆挺凸乳頭挾在指間不絕捏弄,敏感的陰核再次飽受龜頭馬眼的折磨,將玉蘭全身最脆弱的三個神經點刺激到了巔峰。

「啊啊啊啊啊……不……我說……我說了……」

「那麼快說,別把眼合上,望著俊亞俊好好的說!」亞俊這次未有停下來,他要懲罰岳母之前的不從,要岳母面上掛著一副淫態浪蕩的表情睜著眼說。

對於亞俊這近乎命令的口吻,此刻的玉蘭只能無奈地順從,她幾乎可肯定,此生大慨已沒有比現在更加羞人的時候了。

「不要……不要……亞俊………好羞……我不要說……嘩啊啊啊啊啊(可憐的陰核又被一陣無情的急磨)……我說了……好人……請你不……不要再逗岳母了……你……不……啊……唷唷唷唷(又被急磨)……你……你是岳母的亞俊……噢噢……岳母……岳母想要……想要……啊……不行……怎能說……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再一陣更急劇的磨旋)……想要亞俊肏岳母的小屄……嗚……羞死人了……嘩呀……好……好過份……俊……俊亞俊……好壞……啊啊……」

原已火紅的俏臉,如今更燙得像燒紅了的鐵,玉蘭兩手搭著亞俊雙肩,八字形大腿跟肥臀一同向上猛翹,口中吐出那羞恥萬分的淫詞蕩語。

那雙因怯於亞俊淫威而無奈地苦掙開來的杏眼,正隨著亞俊龜頭一下一下的狠揉而變得哀怨地、妖媚地凝望著亞俊,恍惚在怨尤亞俊的殘酷、也要用眼神去打動亞俊、懇求他欣賜一頓猛抽狠肏,以解那被慾火燃燒至爆烈的痛苦。然而內心郤又出奇地釋出了一種難明的被解放感覺,就像所有的世俗枷鎖和壓力都已能拋諸腦後、棄之不顧,一心只需全情墮入性愛的漩渦中,整個人泛起了一絲一絲無形的舒態。

「啊…亞俊……我……想要……要插小屄……要俊亞俊插岳母的小屄……快……快嘛……」

玉蘭她認命了,對於這個天生異稟、又擁有這麼一身會折磨女人的調情性技的亞俊,她只能把一切都豁出,無條件地靜待亞俊的雞巴去把她俘虜。

「嗚呀……俊亞俊呀……我的乖亞俊……好親人……岳母已經說了嘛……你……你還等什麼……求求你……饒過岳母吧……岳母好想肏屄……岳母想被你肏……嗚……快……快嘛……不要再折磨我了……」

聽到玉蘭已幾近瘋狂的淫聲哀求,亞俊才如夢初醒,乍看身下的岳母如今雙目通紅,淚凝於睫,直急得眼淚亞俊也快滴下來,粉額滲出了微微汗脂,頭不斷左右搖曳使染上粉紅的秀髮披散開來,簡直活像個蕩婦無異。亞俊何曾得見岳母這麼一個成熟美婦會作出如此撩人癡態,一股驕傲自滿和勝利的成功感油然而生,畢竟對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小伙亞俊而言,能把一位不論年齡、身份或地位都在他之上的成熟的美艷女郎用性來逗弄到如斯境況,現實中又有幾人?更莫說那成熟美女是自己親生岳母了。

亞俊細意覽賞著岳母那成熟飢渴的性感癡態,真是歡喜到極,歪心本想再加調戲,但對方終歸也是自己敬愛的岳母,加上那副楚楚可憐模樣又實教他於心不忍,再說自己亦早已慾火高昇,當下不再糾纏,已對準了陰溝中央的大龜頭用力一頂,「噗唧」一聲,整個就沒入於小穴之內。

「噢!輕……輕點……」

「岳母,還痛嗎?」

「唔唔……呀呀……已……呀……已比剛才好……啊……好了些……不要緊的……快……快插進來……噢……但……但要慢一點的……慢……一點……」

亞俊捉挾的問道:「岳母,你又叫我快插進去,又要我慢一點的,教我如何是好呀?」

「唔……你……呀……呀……你好壞……唔唔……你這個壞……壞孩……亞俊呀……」

玉蘭嬌媚地向亞俊盯上一眼,亞俊郤板起了臉,裝出一臉不悅的樣亞俊怒視著岳母,臀部慢慢向後退,龜頭就隨隨地從濕屄內吐出愈半,把玉蘭嚇得以為亞俊不喜歡岳母罵他壞亞俊,心怕他一不高興又會弄些什麼鬼花樣來蹂躪自己,於是不敢多言。

「呀……不……不是的……俊亞俊是個好亞俊……呀……快來……岳母……岳母想要……」

見到岳母紓尊降貴地討好著自己,亞俊才滿意地展露歡顏:「岳母,小時候你逗我吃藥時告訴我先苦後甜,現在可到你囉……哼……哼……哼……」

亞俊一邊得意地哼著的同時,十五公分長的大肉棒提槍一挺,整根就埋入玉蘭那濕漉漉、熱騰騰的淫戶之內--「噗唧!」

「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玉蘭不料亞俊竟有如此凶狠一著,害她直痛得艷容色變,端莊姣美的五官都扭作一團,潤澤臉龐冒出凝脂香汗,兩行淚亞俊嗄嗄流下。

此情此景把疼惜岳母的亞俊一時嚇呆了,忙急把動作停下,痛心地慰問著岳母:「岳母……對……對不起,亞俊只一心跟你鬧著玩來……不料……對不起!」

亞俊見岳母哭過,豈想到今夜竟因自己而弄哭岳母,當下悔疚非常,伏下頭來躺在玉蘭懷裡,似無面目面對岳母。玉蘭回過氣來,但見亞俊對自己百般關懷,一時心軟下來,再看亞俊驚惶失惜的狼狽相,既可愛也可笑,伸出玉手輕撫亞俊枕在自己胸脯上的頭,纖柔指尖溫柔地撥弄著頭髮:

「傻亞俊,岳母不是怪責你,只是岳母一時難以適應你狂烈的插入,加上女人都喜歡別人溫柔對待,因此岳母希望你能學懂憐香惜玉,不要一鼓作氣的橫衝直撞,這樣才是岳母的好女婿。知道了嗎?」

玉蘭嫣然一笑,原諒他的粗行。亞俊見岳母破啼為笑,才舒了口氣,適時亞俊但感龜頭上一陣騷麻,像正被小魚吃餌地一吸一吮,教他心搖神蕩好不銷魂。原來剛才那金槍一擊,已把整根大肉棒直插到底,肥漲濕潤的肉洞被充塞得不能再多,軟綿綿、熱暖濕濡的屄肉飽滿充實的包含著整個雞巴,肉棒盡頭直抵亞俊宮深處的嬌嫩花蕊、一吸一吮的舒服極了。

突然玉蘭屄內淫水再溢,亞俊知道岳母開始適應,便緩緩地把肉棒輕推慢送起來:「岳母,現在可好點了嗎?」

「唔……呀……好……好多了……但……岳母想不到原來你的……這麼大……呀……」玉蘭的慾火片刻又被帶動上升,淫屄裡的肉壁被輕輕磨擦得充血膨漲。

亞俊細意欣賞著可愛岳母紅霞浮蕩、春意盈盈的臉蛋,知道她需要更急劇的抽送,於是肉棒逐步地加快了動作「岳母……那可以告訴俊亞俊究竟是什麼大嗎?」亞俊剛還被岳母的眼淚嚇著,沒料到轉過頭來又回復了頑童本色,肉棒逐步加快了動作,非要岳母說出那羞人字句不可。

「呀呀……唔……你……又……來……欺負岳母了……」

亞俊似有意刁難岳母,頓將肉棒沉著不動,只把馬眼頂住花心起勁捻轉,直把玉蘭磨得心搖神晃,視覺也模糊了,花心傳來叫人奇癢無比的陣陣快感,好比蟲行蟻咬,既舒服又難耐。

「呀……好人亞俊……別停……好癢……岳母說了……俊亞俊的……俊亞俊的大雞巴好大……滿意了吧……」經過亞俊前幾次的無情挑逗,連『想要亞俊肏岳母的小屄』都說了出口,玉蘭已漸拋下女人的矜持;但每一想到對方是自己的親亞俊,說話同時帶點嬌嗲的瞋膩,羞澀地向亞俊拋了一下媚眼。

亞俊每次看著岳母這張嬌不勝羞的嫵媚動人表情,都叫他愛不釋手、淫興大發,當下猛地發起一輪狂抽狠插,鐵桿般的大雞巴插入時根根到底,抽出時肏到屄口邊緣。天生分泌奇多的窄小浪屄不住湧出陣陣淫水蜜液,湊合著成熟柔軟的黏膜磨擦年青堅硬的陰莖嫩肉,所爆發出「噗唧、噗唧」之聲不絕於耳,挾雜淫聲浪叫由書房散播到這座遠離市區的高尚別墅的每個角落,在這萬籟俱寂的「岳母亞俊沉淪夜」裡顯得份外淫穢爛漫,玉蘭內心深處的熊熊情慾再無保留地徹底燃燒爆發,什麼矜持、倫理與身份輩份等統統被十五公分大肉棒打到了九霄雲外。

「嘩……呀……好美……好亞俊……快……好厲害的大雞巴亞俊……肏得岳母好……好舒服……」

嬌軀顫抖、粉頰飛紅,銀牙肉緊地咬著下唇,兩隻玉手死命按在亞俊頭上。基於身高與體位關係,亞俊的頭只能剛好到達自己的胸脯上,但俊亞俊並未躲懶,像脯乳嬰亞俊般張口吃著岳母其中一隻肥大成熟的豪乳上那挺凸發漲的奶頭,一手緊抓另外一隻大奶起勁猛捏。

突然玉蘭但覺無語倫比的一陣騷麻快感直透上腦,身不由己般把浪臀緊隨肉捧的一抽一插前後狂搖,口裡夢囈般語無倫次地吐著淫聲浪語:「呀……快……快肏……肏死岳母……岳母好舒服……我的親亞俊……親亞俊……呀……快肏死你的親岳母…………」

一股陰精從花心深處一洩而出,直濺到亞俊的陰毛、陰囊,最後嗄嗄的滴落在地毯之上。亞俊舉頭察看岳母洩身後渾身乏力地軟軟躺下、合上眼睛低喘著,猶如奄奄一息,自己那只正興奮無比的大雞巴還未射精,但體恤到玉蘭疲累,也不忍繼續插弄免得岳母辛苦,先回氣下來讓岳母歇息一會。

亞俊默默等待,一面口手並用地又對岳母的雙峰褻玩起來。本欲親吻其臉珠與香唇,但雞巴正插於玉蘭屄內,基於身形和體位而未能配合,不免連自己也失笑:絕大多數的男女交歡場面都以健碩的猛男拼嬌小的女娃,而自己現下郤倒有點「反其道而行」,但在於男性對女性天然的自大心態,能「突破傳統」將體形大於自己的女人臣服於胯下又別有一番情趣,何況要數到「突破傳統」,更不能不提身下的是一個在無數男人心目中連想也不敢想、神聖不可侵犯的女人--岳母。

的確,岳母和亞俊的生殖器互相結合的當亞俊,感官上著實有種特殊的刺激快感;對亞俊而言,當中的喜悅實在非旁人能道。

「嗯……俊亞俊……好美……」歇息過後,玉蘭雙眼瞇成一線,滿目柔情地望向亞俊,伸手在其面頰輕揉細撫。

亞俊向岳母報以一笑:「岳母,俊亞俊也美,而且有一種得到重生的感覺……」

「什麼?」

「你道不是嗎?不信你摸摸看……」亞俊一把抓著玉蘭的手就往岳母亞俊的交合之處摸去。玉蘭意識到亞俊的動機,欲把手縮回郤被亞俊強啦回去,他把陽具抽出一半,硬要岳母張手握著雞巴,又要她摸摸陰囊,濕潤的淫液和陰精沾滿了淑蘭的手掌。

「嗯……壞亞俊……老是要欺負岳母……我不來嘛……」

「哦!岳母剛才還興奮的叫著什麼『親亞俊』、怎麼現在又害羞起來啦?」

壞蛋亞俊一心想跟岳母打情罵俏一番,怎料玉蘭郤突然呆若木雞;原來經一輪纏綿過後,玉蘭頭腦清醒過來,又回想到自己竟與親生亞俊發生這種有違倫理的罪孽行為,一時間實在難以接受,不禁悲從中來,兩眼一紅,又再滴下眼淚。

「嗚……真是作孽……該如何是好……」玉蘭像撞邪一樣,目光呆滯、迷迷糊糊地在喃喃自語。亞俊心想事已至此,多想亦是徒然,只有用性來給她安慰、以性去征服岳母,讓她嘗到性愛的最高樂趣,以後的事便不愁沒出路了。

「呀……不……俊亞俊……不要……」

亞俊不理岳母反對,戳著陰戶的雞巴又來一頓猛插,為要使岳母甘心,抽送得比之前更為賣力,把正處於矛盾的心理交戰中的玉蘭肏得欲拒還迎。不一刻,肥大肉臀就不停上挺,迎合著雞巴的節奏抽、迎,插、送:「啊……好……好美……快……再快點……我的心肝亞俊……岳母要……」

正要踏入高潮一刻,亞俊突地停止了所有動作,這回玉蘭可反過來叫要了:「呀……別停……狠心的乖亞俊……別來逗岳母了嘛……」

「要我動可以,先叫我一聲好聽的。」

「啊……好……岳母說……說便是……親亞俊……小老公……」玉蘭不顧羞恥地說著,同時一雙粉臂死命按在亞俊腰背,玉手的趾甲抓得亞俊暗暗叫痛,兩條粉腿也緊緊纏在其臀部,心怕這狠心的小亞俊又會把陽具抽出來折磨她。

豈料亞俊見岳母如此舉動,郤偏要反叛的與岳母作對,「噗滋」一聲,整條大雞巴便抽了出來:「岳母,你抓得親亞俊好痛。」

「嗚……對不起嘛……親亞俊別怒……原諒岳母好嘛……」

「要我原諒你不難,但要先跟我說……」亞俊挨到岳母耳伴,輕聲的說了幾句,說完又隨即伸出舌頭在玉蘭的耳朵不斷周圍舔弄,舔得玉蘭慾火再升一層。

只見玉蘭聽罷了亞俊要自己所說的話,心頭一震,羞恥得伸手把臉也遮掩起來:「不行,無論如何也不能說……」

「岳母,又想要舔小屄是嗎?」亞俊邊舔玉蘭耳垂、邊淫聲低說著,猛地又游移到岳母兩腿之間強行扒開,一口咬住那已被插得又紅又燙的陰戶,使出那凌厲無匹的舌技--大陰唇、小陰唇、小屄深處的黏膜以至玉蘭最脆弱的弱點--陰核,統統無一倖免。

「嗚……嘩嘩嘩嘩嘩嘩嘩嘩……不要……亞俊……岳母……饒了岳母吧……岳母真的受不了……不要……真的不要嘛……」

此刻的亞俊對自己充滿了自信,他清楚岳母外表雖然是個冷艷的女神,但其實慾火只要一經燃點,她絕對能變成一頭無慾不歡的淫牝,尤其之前自己舔弄她小屄之時,已經發現自己無上的舌技,可以令到岳母心悅誠服。

「噢……啊……不要……岳母說……岳母說了……」

得悉岳母投降,亞俊不再舔弄,重新伏在玉蘭身上,用龜頭馬眼壓著陰核挺磨,兩手挾住了乳尖揉搓,正是重演剛才要玉蘭說『想要亞俊肏岳母的小屄』一式,淫邪的雙眼看著岳母。至此,玉蘭無論身心都竟出奇地同時泛起了一種奇怪的、沉溺的快感。墮落、淫賤、釋放、甚至有點期待被虐的痛快……全部都令自己愛上了。

「啊……亞俊……岳母要成為你的女人……亞俊……你是岳母的親丈夫、小情夫……岳母那淫蕩放浪的小淫屄……一……一生一世……也只屬於俊亞俊一個人的……俊亞俊喜歡何時玩都行……嗚……討厭……啊……我……我要……」

這夜,在遠郊的這一所高級別墅的書房之內,玉蘭足足被肏至丟了六次。一個岳母和她的亞俊,在這個夜裡,開始了他們人生新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