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11.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逢赌必赢
⚽️体育🏀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老虎机
💰领999元
存送5%🧧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捕鱼达人
抢庄牛牛
德州扑克
彩票9.99
扎金花
天天返水
送999元
万人在线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送365
天天返水
官方直营
智勇闯关
扑鱼达人
电子体育
以小博大
德州扑克
送999元
澳门金沙
J8S.COM
空降美女
二存二送
PG回馈
充值多少
即送多少
快速存取
送999元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我与丈母娘的情事

  2018年春节将至的时候,我接到了安语的电话,她问我春节回不回老家。我和沐姐结婚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按照惯例倒是不用告诉我的岳父岳母,就是安念安语的父母,但是两位老人一直对我很不错,我再婚的事情还是要说一下的比较好。况且是春节,我也正好看望一下老人。
我的父母住在北京,家中只有其他的亲戚在,也要顺便知会一考虑到这些,我就告诉安语,回。她问我什么时候,我说,等你放假,一起走。

晚上把这个事情告诉沐姐,问她要不要一起,她也支持我的想法,但不愿意一起回去,怕是尴尬。我一想也对,我只是处理这些事情,又不在老家过年,毕竟之前说好了,今年的春节要去沐姐家见未来丈母娘。

接下来的日子,沐姐体贴地帮我选购了好多礼物,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安语终于放假了,我接上她,一脚油门,就上了高速。

我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大家,我和安念、安语的老家是承德的,离北京很近,大约三个小时车程。

安语一上车就歪在副驾驶上看窗外的风景。

这个丫头最近变了很多,成熟了,也稳重了,说起话来客客气气的,我觉得她有点向沐姐的方向转型的趋势。
一路上气氛有点尴尬地沉默着。
你说说,车上就两个人却不说一句话,是不是有一点的怪异?

我清清嗓子,开始找话题:“那个……我和沐姐要结婚了。”

“哦,”安语毫无感情地顺口回答,“恭喜。”

“你一点也不意外?”

“这有啥意外的,早猜到了。”

这完全不是这个丫头一贯的说话做事风格,我想起了我之前作出的一个推论,就问她:“你恋爱了?”

安语蓦地坐直了身子,转过头上下打量我。我被她盯得有点发毛,不知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她的小心思又在盘算着什么。

安语又缩了回去,生硬地说:“没有。”“那不能够,连像你这样任性的小姑奶奶都能转了性,那必然是伟大爱情的力量
安语咯地笑了一声:“别装的你好像什么都懂似的。”这句的语气恢复了一点之前的刁蛮生气。

“我必然是什么都懂的,你看我和沐姐,女人的那点小心思我都摸得透透的。”

“吹牛。那是因为你幸运,命好。”顿了顿,安语又补了一句,“沐姐也命好。”说完,她又沉默了下去。

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叫沐姐。沐姐那也叫命好,好多事你是不知道啊。我又想起来之前喝酒吃药断片的那次。也许,就是在那次,她俩的关系改善了。

“上次……那次……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虽然之前电话里已经道过谢了,但我想着当面道谢好一些,反正不会有错就对了。

安语脸一红,打断我:“别说了,羞死了。”

我想起来那次她帮我擦拭身体,我又是那样一个状态,的确是挺羞人的。

车里恢复了沉闷。

过了好一会,安语忽然说:“姐夫,我申请了出国留学。
“啊,这么突然。爸妈知道吗?”我心想这丫头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不过也无所谓,这是她的人生,她也是个成年人了。

“当然。”安语回答。

“去哪?”

“澳洲吧,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嘿嘿,需不要姐夫给你支援一点?”我想着反正也得被她敲一笔,不如主动出击。

“不用,我申请全额的。”安语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改口说,“到时候再说吧。”

你看看,小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不由得嘿嘿笑起来。安语问我笑什么,我就说:“那你的小男朋友怎么办?”

安语生气了,怒道:“都给你说了,没有。”

我自顾自笑了一会,发现安语真的生气了,就怏怏地停下来。接下来的路程,她都不接我的话茬了。

岳父岳母都已经退休,现在住在镇上的楼房里。小地方房子都没有电梯,我吭哧吭哧地搬着礼物上楼,安语早就甩都不甩我,自己背着小包先上去了。

到家见到老人,自然一阵寒暄,岳母说我瘦了。

很快就聊到了我再婚的事情,老人没有觉得意外。虽然安念走了,但是两家的老人还常联系,我的情况她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岳父就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对琳琳也有好处。念念也是没福气,都是命吧。其实吧,原来我和念念她妈还想着,小语……”

提起安念,岳母也伤心了,打断了岳父的话说:“那些事情就不必提了,鸡蛋也没有都放在一个筐里的呀,小峰现在这样,也蛮好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原来有什么想法,反正现在我这个状态也没法细问,万一勾起老人伤心也过意不去。

岳母这么说,岳父也就不说了,拍拍大腿,“嗐”了一声,就说:“吃饭,咱爷俩好好喝喝。”

晚饭,和岳父深度勾兑了一下感情,我依照惯例毫不意外地被放倒了。

第二天起床就告辞回京,岳父送我下楼,临走,岳父说:“小峰,你也别怪小语她妈说的话,本来呢,她是有心的,我倒有些犹豫。但现在不一样了,这种事以后也不必提起。不管怎样,说到天边,我还是琳琳的姥爷。你爸和我说过,小周这人不错,挺疼孩子。你们好好过,啥时候,这也都是你的家。”

我心说,我这一脸懵逼的,我也犯不上怪你们。但岳父岳母的确挺疼我的,高中时候就拿我当女婿看待,他说这些话也是生怕两家从此生分,断了联系。不管怎样,我也是为人父母的,这份沉重的爱,我还是很能体会的。

我向岳父表示我一定按照他的要求做,来年还会带沐姐来看望他们。
眼看岳父老泪满眶,我赶紧启动车子,生怕两个大男人对着哭泣,那他妈该有多尴尬。从后视镜里看到岳父在抹眼泪,一转头,我的脸也湿了。

干你娘!老家的风沙真是大。

我又去叔伯家里打点清楚,才马不停蹄启程回京。

终于要见丈母娘了。

之前我只知道,沐姐是在单亲家庭长大。决定拜见以来,沐姐就和我细细地说了她母亲的情况。

沐姐的妈妈叫周言,是未婚妈妈。

一听沐姐这么说,我冲口就冒出一句:“卧槽,牛逼。”沐姐狠狠拧我一下:“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知道失言了,连忙道歉。

其实诸位想想,这事真不怪我,那会不像现在,那是八十年代初年,乡村小镇出现未婚妈妈还独自把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那绝对是非同凡响的超人勇气和决断。

周言从小漂亮,这是真的,沐姐继承自母亲的美丽并不多,大概是更像父亲吧。

周言十八岁那年就有了沐姐,经手人是高中老师,当然是已婚的。
接下来就是晚八点的肥皂言情剧,这种中年已婚男当然是玩玩的,不想负任何责任。而满怀憧憬最后希望破灭的必然是痴情的女主角。

现实中自然没有白马王子从天而降单骑救主的剧情,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年男人回归家庭,称作浪子回头金不换,女人则被打进地狱,是为淫荡破鞋臭满身。

周言咬牙切齿生下孩儿,那会儿,学必然是上不成了,家里辈辈古董老封建,怎么看这母女怎么不顺眼。

周言拿一根布带背着不满一月的沐姐步行三十公里到了县城,然后强闯县政府,大闹检察院,直杀得天昏地暗,狗跳鸡飞,差点砸烂了公检法的狗头。

最后的结果就是得到一个民办教师的名额,而归家好男人则被赶去烧了一辈子锅炉。

当然,周言怎么会满足于只做一个民办教师呢?她开始发挥她天生丽质的长处,从主任、校长开始睡起,一路睡到教育局,凡是有用的男人统统放倒,垫在脚下,换来她步步高升。

她自己则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终生未婚。直到周言成为正式教师,被调进了全县最好的高中,她才停下了手里朝向男人的屠刀,转头开始对付女人。

女人嘛,家长里短,盐咸醋酸,不管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喜欢高兴爱,周言这样的人在她们的眼里风评不好,那简直是一定的。

于是周言开始月月先进,年年第一,春风化雨,教书育人,响当当的成绩摆在那里,把“哔哔哔”一律抽成“啪啪啪”。

就一个词“霸气”。

明年,不,今年,周言就要捧着一大堆“省级优秀教师”荣誉光荣退休了。

听沐姐讲完她妈妈的故事,你们知道我想起了谁吗?那就是黄文界难以逾越的高峰——白洁。

遥想当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横刀立马唯我独尊,我不由得对我这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未来丈母娘悠然向往,见面的心情也迫切起来。

车行张家口,很快就到了沐姐的家里
娇客上门,自然是大事。这是一个不大的两居室,看的出来特意收拾过,客厅除了沙发和一大面堆满了书籍的书架之外,还有一架钢琴。不过主人似乎很久不弹了,红色的天鹅绒上摆满了奖杯。

第一次见周言,她就站在钢琴边,打量着我这个女儿第一次带回家的男人。

她一点也不像五十岁的人,看上去顶多四十出头。长年累月的室内工作保护了她白嫩的肌肤,给了她一双犀利的眼睛,嘹亮的嗓门和一对修长的美腿。她个子比沐姐还要高一点点,穿着一件常见的那种暗红色妈妈针织裙和开衫,下身是黑色的西料裤子。

她的目光敏锐,瞪着我,就是常见的严肃的老师的目光,让你不敢作弊的那种。

沐姐见到周言就飞扑过去和她抱在一起。

周言这才从我的身上收回目光,慈祥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奉上礼物,叫阿姨。

周言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席间,问我喝不喝酒,我说喝,她说那要少喝,又问我抽不抽烟,我说抽,她又说那要少抽。

等她问完,我还以为会有酒,结果只是例行盘问,并没有酒。

晚上,和沐姐钻进被窝,沐姐悄悄告诉我说,她妈妈对我很满意。

我搂着她说:“老公表现好不好?”

沐姐说:“好,我生怕妈妈对你不满意,现在开心死了。”

我就跟她要奖励,沐姐不依了,可能是在家里,沐姐恢复了最初和我交往的害羞感,这样一来,反而刺激的我更想要了。

不一会,沐姐被我上下其手摸得娇喘吁吁,反抗越来越弱,还依然不肯放弃最后的一线生机:“老公,在家里呢,不好……”

我说:“就是因为在你家里,我还没在你家里玩过你呢,老公要在你长大的地方好好玩玩你这小骚货……”

听我这么一说,沐姐一下把我已经伸在她阴道里手指夹紧了,说:“老公,你真流氓……”

这就是催我上马的信号。
我摁着沐姐的头说:“让我爽爽……”

沐姐顺从地脱下我的内裤,开始给我口交。

我躺在床上一边享受,一边在这间卧室里来回看着。看来这是沐姐的卧室,还保留着一些当年她上学时的痕迹。

我就问她:“这是你的房间。”

沐姐含着我的肉棒,点头闷嗯了一声。

“你以前就是躺在这张床上睡觉的?
听到我的话,感觉到我肉棒的膨大,沐姐似乎想到了和我一样的事情,她的屁股开始轻轻摇起来。含完肉棒,沐姐的小舌开始往下移动,略过蛋蛋、股沟,到达屁眼。我还以为会有十分的享受呢,结果沐姐浮皮潦草地舔了几下,就放弃了,满脸含羞的说:“老公,我想你操进来玩我的逼了……”

我说:“不行,我还没爽呢……”

沐姐手里撸着我的肉棒,后面摇着屁股:“不嘛不嘛,老公,你先玩我的逼吧,我痒了,一会我好好补偿你……”

看着沐姐满脸风骚的样子,我也忍不住了,就放倒她,从传统位置开始。

依然是暴力的一杆入洞,沐姐压抑着声音“哦”了一声。她今天的淫水格外的多,我边抽送边问她:“今天怎么这么骚?”

沐姐吭哧半天才说:“在自己的床上,让老公玩,感觉好淫荡……”

“我就说很有意思吧,你还不愿意让我玩……”

“老公,我错了,”沐姐见我说她,就踮起屁股配合我说,“老公的鸡巴今天也好大,小骚逼被你玩的好爽……要是当初你能玩我就好了……一直被你玩到现在……”

听到她的说法,我面前展开了一幅画卷,一个花季少女躺在自己的香闺里,被我骑在身上肆意的玩弄,我的肉棒不由的又硬了几分,我开始加速操弄起来。

沐姐说不出话来了,她使劲捂着嘴,只发出沉闷的“啊啊啊”的声音。没有叫床声,可惜了沐姐好听的嗓音。

我拉开沐姐的手,说:“不许捂着,我要听你叫。
沐姐连忙摇头,压低声音说:“不要不要,能听见……”

能听见?谁能听见?想起隔壁的未来丈母娘周言,一丝丝禁忌的快感涌上心头。别误会,我并不是想和丈母娘发生什么关系,只是操她女儿,如果她能听见,的确能增加一点别样的情趣。

但看沐姐害羞无比的神态,我也就不强求了,毕竟,如果真的听见了,也是挺尴尬的一件事情。

我开始专心的炮制沐姐,抽送的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终于沐姐的高潮来临了,她的手松开了嘴,开始抓紧床单,上身拱起,大口吸气。我没有停下等她的高潮过去,而是继续对着她骚逼深处的嫩肉猛顶。

沐姐开始叫出声:“不要……不要……好大……不行了……”

声音很大,必然是能传出去了。想到这一点刺激,我也到达顶峰了。长时间的性爱,沐姐对我的身体已经很熟悉,感到我终点来临的前兆,她似乎已忘记了这是在她家里,使劲的喊出声来:“涨了……涨了……射我,老公……射我逼里……啊啊啊……”

在她的喊声里,我顶着她的嫩肉发射了,沐姐颤抖着屁股接受着我的浇灌。

事后,沐姐捶着我的胸脯说:“老公坏死了,都说不要了,你非要,这下妈妈肯定听见了。”

我说:“还不是你个小骚货太招人爱了,我那忍的住。
被我小小的夸了一句,沐姐分外开心:“就怪你,就怪你,都是老公的鸡巴太大了,每次都要把人家玩死了。”

我只好安慰她:“没事的,我看隔音挺好,不一定能听见。”

沐姐马上说:“能听见,我就听见过……”

咦?我的小弟弟也马上竖起了耳朵?

“你听见过啥?”

沐姐更害羞了,又拿出小脑袋拱我的小神态,这当然是斗不过我的,在我的逼问下,她终于说:“就是妈妈和那些人嘛……”

“妈妈和那些人干啥?”我不依不饶。

“哎呀,你坏死了,我不要理你了。”沐姐把脸埋在我的胸口,不说话了。

我只好替她补充:“妈妈和那些人操逼?很大声吗?”

沐姐嘴里唔唔地点点头,然后她的大腿碰到了我早就立正的小弟弟。
沐姐抬头撅着小嘴瞪着我:“你这个老公,坏死了,说我妈妈的事情,你就这么兴奋,你想搞我妈妈吗?”

“怎么会?我可不敢,万一被女侠给阉了,就玩不了我的小骚货了。”

沐姐咯咯地笑起来,说:“我妈也没有你说的那样,她床上很温柔的,你去试试?”

我的心荡漾起来:“你这妮子今天三番两次地调戏老公,你是要翻天吗?老公今天就要好好试试你。”说这,我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老公老公,我错了,不要,不要……”沐姐连忙道歉。

我当然没有接受她的道歉,而是换了一种方式狠狠地原谅了她。

昨天的第二次性爱,沐姐破罐子破摔,不再拘着了,喊得比原来在北京时还放肆,搞得周言第二天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善。我虽然心里觉得有点理亏,但是却想谁让你生了个这么美的女儿,勾了我的魂。和沐姐在一起,我真的是每一天都不想浪费。
这样想着,我就淡定地用目光回击周言。嘿嘿,周言反而不再盯着我看了。

饭桌上,周言忽然说:“你们注意点安全。
在沐姐“妈!”的叫声里,我一口米饭喷的满桌子都是。我嘴角鼻孔都是饭粒地解释:“我们一向不带套的。”

又换来沐姐一声吼:“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