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11.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逢赌必赢
⚽️体育🏀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老虎机
💰领999元
存送5%🧧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捕鱼达人
抢庄牛牛
德州扑克
彩票9.99
扎金花
天天返水
送999元
万人在线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送365
天天返水
官方直营
智勇闯关
扑鱼达人
电子体育
以小博大
德州扑克
送999元
PG娱乐城
电子游戏
超高爆率
免费旋转
森林舞会
捕鱼达人
麻将胡了
赏金猎人
送999元
澳门金沙
J8S.COM
空降美女
二存二送
PG回馈
充值多少
即送多少
快速存取
送999元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包公案之虎精

  雷电交加的现象消失,真克廉醒转过来。他看看四周,自己是在荒郊上。华丽的府宅没有了,捆在他身上的
绳索亦没有了。克廉是倒在一个山洞前。“桂英!”他叫了几声,但荒山寂寂。高克廉万念俱灰∶“我身子给这妖
怪污辱,娘子亦始妖怪奸污了┅┅我┅我还有甚麽乐趣?”

他解下腰带,往树上打了个结,就要上吊。“包拯,你不替我伸冤,枉为父母官!”克廉一边哭,一边准备上
吊。他挂颈落腰带,双足一蹬。“杖”的一声,一支飞标将腰带射断,一个黑影飞前,将克廉抱起。“大侠,你为
甚麽救我?”克廉哭叫∶“让小人死了罢!”“不要怕!我是包大人护卫展昭,你有甚麽冤情,我和你去见包大人!”
展昭挟着克廉,运起轻功,向京兆府衙而去。

五更时分,展昭带着高克廉击起大鼓。包公升堂。克廉就将新婚夜所碰到的怪事,由头到尾讲述一遍。他仔细
无遗、连衙差阻他求援亦禀告包公。“真有这些怪事?”包公蹙眉∶“这样说来,是下官误了你!”包公离座向克
廉打揖,又将几个衙差叱斥一番。“精怪害人,必有缘因┅┅”公孙策向包公提议∶“不如传高家庄高老头一干人,
或可得知端倪!”

包公点了点头∶“这事谅和高老头有关,速!”张龙、赵虎出动,将高老头和他高明,也就是他的堂弟高明带
到。“白虎精?”高老头有些支吾∶“我还以为是桂英┅┅”包公拍一拍惊堂木∶“人不犯虎,虎不伤人!高老头,
假如你无作孽,不会害你儿子、媳妇,还不快说!”

高老头迟疑半晌,才诚惶诚恐的说∶“二十五年前,小的还在壮年,当时的开封府外,盛传有老虎,我和堂弟
高明,就想替地方除害┅┅”高老头和一干猎人,提了弓弩、刀枪,就到有老虎的深山搜索。搜索了两天,虎踪找
不到,但高老头就发现了一堆老虎粪,气味甚浓。“山里小动物一只也不见,都是老虎屎气味强烈,它们都远远躲
开了!”高老头认为∶“老虎一定在附近!”猎户于是布下陷阱,准备杀虎。晚上,又点起火把,派人放哨。猎虎
的“大本营”是设在一座破庙内,高老头这宵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绝色少妇,带着一个孩童,对高老头下拜
∶“贱妾和小儿,因夫命丧,误窜到这里,并无害人,望高大爷放我俩母子生路。”

高老头见到那绝色少妇皮肤白晰,不禁多望了她面孔两眼。他色淫淫的目光,弄得少妇粉脸通红。“夫人,我
兴你毫无关系,为甚麽会害你?”高老头扶起她,乘机就伸手去摸她的手肘。少妇肌肤有点粗,但十分有弹性,她
似乎看穿高老头的心事,突然伸手拉开自己的衣带。衣襟散开,她露出两边胸脯来。乳房很大,很白,乳头很细。
高老头几乎淌下口水来,他很奇怪,生过孩子的女人,奶头还是浅红色。

妾愿委身给你┅┅“少妇推推孩童,那小儿就奔出庙。”明早假如你见到一头白色小虎,你命人不要用箭射它
┅┅“少妇再解开裤带∶”假如你答应┅妾身┅┅“她面颊一红,裤掉了下来。少妇露出牝户来,但她的阴户上却
是一条阴毛也没有的。那两扇阴唇皮,是娇艳的粉红色,高老头看到凹凸分明的胴体,不住点头,跟着就扯她倒落
禾草堆上。

那少妇樱唇微张,就吻向高老头,她还丁香舌吐,两人的舌头就缠住一起。高老头一边吻她,双手就摸向她的
乳房。她的奶子很大,他一手握不住。?那乳房虽然大,但他一握,却是软绵绵的,似乎一点弹性也没有。“唔┅
啊┅┅”少妇搂着他。高老头用掌心热力去搓她的奶头,她那颗小乳蒂在他掌心内发硬,凸起。“啊┅┅”少妇身
子扭动着,她突然张开嘴,就咬高老头的口。“哎唷!”高老头觉得有点痛,而少妇除了啮咬他之外,还抬起腿,
用没有阴毛的牝户,去揩高老颊的大腿。她两扇皮,揩得两揩就渗出“汁液”来,那些液体是黏黏滑滑的,就像沟
稀了的浆煳,弄得高老头的裤子湿了一片。

他的阳具已发硬凸起,裤裆隆起。她急不及待,就去扯他的裤带。“不要那麽猴急嘛┅┅”高老头有点奇怪,
这少妇比他还急色。他稍稍坐起,将裤子褪了下来,他那红彤彤的龟头亦是湿润万分。少妇媚笑着∶“记着,不要
射白色小虎!”她转过身来,趴在禾草堆上,将又白又厚的肥屁股竖起∶“轻一点┅┅来嘛!”

从她厚厚的屁股沟,可以看到粉红色的肉洞,高老头忍不住了,他握着阳具,就朝她那里一挺!“吱!”的一
声,他的肉棍直插到底。“哎┅噢┅┅”少妇不断耸动她的屁股。“拍、拍、”高老头的肚脯碰到她臀部时,发出
清脆声音。那少妇的肉洞仍很“紧窄”,高老头每抽插一下,她都发出欢愉的“鸣┅噢”声。??他捧着她的腰肢,
连连的插了百多下,跟着,他又伸手向前,兜弄着她垂下的两只乳房,那里虽缺乏弹性,但胜在够滑。“你求不求
饶?”再多插百数十下,高老头只觉阵阵甜畅,他叫着∶“这几下可捣死你了┅┅”那少妇咬着牙关,就是不肯求
饶,她耸动屁股的速度已茎减弱下来∶“哎┅哎┅┅”她亦娇喘连声。高老头再插多十馀下,他突然吼叫起来∶
“不好┅┅唉┅丢啦┅噢┅┅”他像疯了一样,朝着少妇的屁股狂顶乱插,跟着就伏在她背上打冷颤。少妇伏住禾
草上稍息了片刻,就轻轻摔开高老头∶“我已将身体给了你,希望你遵守承诺!”

她拾回衣服穿上,跟着就飘出破庙,她去得很快!“娘子┅┅”高老头想追出去,但他穿回裤子时毕竟慢了一
步,他站起时,她已经无影无踪┅┅??高老头这时亦醒过来。他望望自己的裤子,近大腿附近湿了一片。高老头
伸手到裤内摸摸自己的阳具,龟头是湿湿的。他用手指揩了那些“液体”,放到鼻子前闻了闻,那些腥骚味,不是
他的!“难道┅┅梦境是真的?”高老头握着裤头带在呆想∶“我┅真的在梦中和一个女人交合?”他一时分不清
是真是假,于是将手指放到嘴里一咬∶“哟┅┅”高老头望望裤裆∶“假如是梦遗,那我的精液应该弄湿裤子,但
┅裤裆没有湿┅看来,梦境是真的!”

就在高老头痴痴地想时,庙外突然响起人声∶“发现老虎了!”跟着有人冲入庙∶“老高,快点去看,好像有
老虎,而且不止一头,而是两头,一大一小的!”高老头怔了怔∶“两头老虎?”高老头随猎户出庙一看,隐约见
林中有两虎奔走,众人有拈弓搭箭,作势欲射的。“射大的,不要射小的!”高老头想起“梦中”誓言,急忙高唿。

众猎户箭如雨下,大老虎中了多箭乱吼,小虎亦中了叁、两枝箭。高老头厉声大唿∶“杀大的,留小的活口!”
众猎户于是射大虎,小虎纵身逃去。众人上前察看虎尸,一个猎户失声∶“这是头雌老虎!它的牝户还是湿湿的呢!”
高老头走前一看,吓得冷汗涔涔,他暗想∶“那少妇┅┅难道是这头母老虎?”众猎户抬走虎尸,高老头分到一条
虎尾巴。??

他不敢保存,埋在后院内。在“头七”那晚,高老头在梦中,见到一个少年,他背后有伤,想追杀高老头,但
天空行雷闪电,将他吓煺,他瞪着高老头恨恨的叫∶“乱箭杀母,仇不共戴天,红鸾初起,白虎重现!”高老头醒
过来后,找占卜者解梦,得到指点是∶“他今生不宜再纳妾、续弦。”

高老头忆述到这里,眼角有泪光∶“所以早年内子过身后,老夫并不敢续娶┅┅想不到┅┅这如梦似真的幻觉,
竟是真的!”“我以为桂英媳妇是母虎托世,投胎来害我高家,想不到┅┅是小虎作孽!”高老头连连叩头。包公
沉吟了半晌∶“照你所说,当日走脱了小虎今日成了精,幻化人形来报仇┅”“所谓红鸾初起,是指你儿子新婚之
日!”包公望望公孙策∶“高老头当日并无违诺,放过了小虎,这畜牲要来报仇,是理亏,不容于天!”

公孙策拈须∶“要诛杀幻化成精的虎精,必须择最有利的时机下手,但┅┅什麽时机最有利呢?”包公仰天片
刻∶“这虎精捉了桂英,自然是连番淫辱,这大虫性淫,兽类最弱的时候┅┅就是它交合之时。”展昭插口说道∶
“只要找到虎妖的老巢,乘它淫辱高家娘子时,在下可以快刀斩杀它!”

包公点了点头∶“老虎交合时问甚短,希望桂英到时能缠住虎妖,至于它的巢,高老头有捕虎经验,可于白天
搜索,晚上围捕!”公孙策献计∶“卑职认为,高克廉照昨宵的路走一遍,找到虎妖的巢就更易”天亮后,展昭和
高老头一等,就循着蛛丝马迹去找虎妖的巢。克廉就依稀凭记忆认路,张龙、赵虎亦小心奕奕的拔刀护卫。

终于,克廉认出虎妖的巢穴了,“就在那山脚!”高老头亦在草丛找出些虎毛∶“这孽畜果然就匿在此!”展
昭决定在附近一阴凉地方守到深宵才行动!包公认为诛妖不必人多,但必须有神兵利器,所以,将仁宗大帝御赐的
“斩邪剑”交予展昭使用!高家父子和包公的精锐侍卫,静待黑夜回来┅┅在另一方面,桂英从昏迷中醒过来,她
一眼就看到那个魁梧的?髯大汉瞪着她,她仍然是一丝不挂。“噢┅你┅┅”桂英双手掩着胸前两团肉脂,她双腿
紧并,想遮着无毛的牝户。“你装着什麽?”髯大汉扑了上来,一把按着她。“噢┅不要┅┅”桂英想反抗,但他
的气力很大,他扳开她的手,就咬向她的乳房。“啊┅哎唷┅┅”她呻吟哀叫。

髯汉是一啖的咬落她的滑肉上的!她胸脯是一圈圈的牙印,红红的牙印,有些还渗出血丝来。“我本来要一啖
一啖咬下你┅┅”髯大汉的身子下滑,他一张嘴,就咬着桂英的牝户“喔┅啊┅┅”桂英身子颤抖起来∶“不┅┅
痛┅┅”他的牙齿,咬着她的阴唇、咬她的阴核。

他用的力不是很勐,但女人身上最嫩的部份之一就是牝户!他的牙齿、胡须剌着她的嫩肉,特别是胡须刺入了
那幼滑的肉时,她又麻又痛。“哎唷,你咬死我好了!”桂英扭动身子。他的牙齿很尖,嵌入她牝户时虽很痛,但
生理本能却令她牝户湿浪起来,她自然分泌出来许多的淫汁。

“不┅我要你替我养一个儿子┅┅”髯汉松开了口∶“我得罪了天庭,恐怕要受天诛┅所以┅┅”他的粗舌一
拖,就舐落桂英的牝户。“喔┅啊┅┅”髯汉的舌头又粗又长,它钻进桂英的牝户,直伸到花心处。他一卷一钻,
桂英只浪得两眼翻白∶“啊┅啊┅┅不要┅┅”她的淫汁像泉水般喷出。

“不要?”髯大汉又大口大口的舐了几下∶“假如你流的淫汁不多┅┅等一会你会很辛苦!”桂英口颤颤的∶
“你┅你的东西有刺的!噢┅┅我不要┅┅”“小美人┅┅”髯汉的舌头又舐落她的牝户上∶“你多来一次,就会
知道有刺的好处了!”他身子往上提起,一压就压着桂英。“噢┅┅”桂英喘起气来。她的牝户太湿了,所以?髯
汉的阳物挺了进去,一点也不觉得辛苦。那些软软的“肉刺”,勾刮着她阴道的嫩肉,令她多了一份新的刺激。

她两天前还是处女,刚享受到男人的的好处,此刻,又尝到妓女难逢的性乐趣,那些肉刺往她牝户揩来揩去,
令她有说不出的受用。“哎┅┅”桂英嘘着气,足趾张开,她的双手不期然地搂着?髯汉的背∶“啊┅┅啊┅┅”
她一味喘气。髯汉并无大力的抽插,他只是压着她∶“小美人,我只是希望留点后,你不会很痛的!”他只是轻摆
扭屁股,桂英已有说不出的受用,她樱唇微张,口嗡嗡又说不出话来!

她只希望时间再长一点就好了。但,髯汉的耐力似乎很差,他再扭了几下屁股,就怪啸起来。“咧┅啊┅啊┅
┅”他的啸声很大,震得桂英差点聋了似的!跟着,他身子勐地抖动,趴在桂英身上颤。桂英只感到他的阳物住自
己阴户内跃动,一边跃动一边喷出热浆来。“噢!”她不自觉的扭腰,想阻止他继续往自己体内喷发似的。但髯汉
怎容她挣扎,他紧紧压着她,让每滴都射入她子宫内。“不┅不┅┅我不替你养孩子┅┅”桂英呜咽着,她在极乐
后又怕怀了野胎,日后会被高克廉所休弃。

她乱踢双腿,髯汉射进体内的热浆,有部份倒流出来。髯汉大怒,张口一咬,就咬着她右边的乳房。他这次口
张得比上次大,足足将她乳头连乳晕都纳入口内。“我咬死你!”他真的咬下去,她乳房渗出血丝来。

桂英痛得晕了过去,?髯汉爬了起来,他拈指算了算∶“今晚再交合一次,就算劫数难逃┅┅我也总算无憾了!”
他望着桂英的胴体,惨笑起来。桂英也不知晕了多少时候,直到太阳西下,她才转醒。山洞已变了华宅,她的床前
有一盘烤得香喷喷的鹅,桂英正饿得很,马上把它撕了来吃。“小美人,吃饱了?”

髯大汉又走进来了,他手上多了两条很长的布带。桂英面颊一红∶“你┅你又要干什麽?”“让你多乐一次!”
髯汉用手一点,桂英软软的又倒下。她虽然吃了鹅,但一点气力也使不出∶“不要┅┅”桂英拚命摇头。但髯汉就
握着她的足踝,将她左足绑起,然后吊在床顶上,跟着,又捆起桂英的右足吊起。

桂英下体大张,身子弓定。髯汉狞笑∶“这次,你不会浪费我的‘种’!”桂英闭上眼,准备他的淫辱。髯汉
似乎不准备用强,他手一伸,多了一条长长的鹅毛。他将鹅毛扫落桂英的胴体上。“啊┅呀┅┅”桂英娇唿起来,
鹅毛扫在她裸体上,令她痒、麻、起了鸡皮。

“不要┅┅”她咬着小嘴,扭动腰肢。他的鹅毛从她的肩膊扫下,先扫在她的乳沟上,跟着就扫落她的乳晕及
奶头上。“呀┅呀┅┅!”桂英痒得两眼翻白。那鹅毛扫过乳晕,然后绕着她的乳头打转┅┅她两粒乳头被扫得两
扫,就突起发硬┅┅“不要这样┅┅哎┅受不了!”桂英不住的扭动。“光是扫上边,你不够瘾的!”髯汉又狞笑,
他手上的鹤毛,就伸向她的下体,扫住她无毛的牝户上。

他的鸡毛先撩住她两扇皮中间的那条“缝”上,跟着,就拨弄她两扇阴唇皮。

他左右不停的拨,拨得十来二十下,她体内的淫水又涌出。

鹅毛溅湿了淫水,毛都“酱”成硬条。

髯汉又使出新招,他乾脆将湿硬了的鹅毛伸入她的牝户内抽动。

鹅毛比他阳物的肉指还要“尖”,戳往阴道内,令她阴津似白泡似的喷出。

白泡流出来,弄湿了她两侧腿,她没有抹过的牝户,还留有他上次射在牝户内的秽液,这时随淫汁冲了出来。

髯汉闲到了腥味,频唿“可惜!”

“假如过了今宵,这婆娘就不易成孕!”

髯汉咬了咬牙龈∶“就算拚了这条命,可要多来一次!”

他望望洞外天空,已经微黑。

展昭和高老顶高克廉住天黑后,再来到山坡,远远就见到灯光。

“看!就是这里!”高克廉指着山右∶“看,还挂着两串红灯笼!”

高老头就蹙眉∶“我闻到好浓厚的虎臊味,这头孽畜比老夫以住猎过的大虫还要大些,起码有六尺长!”

展昭望望四周∶“张龙,赵虎,你等挽弓,见虎妖出来,就乱箭射它,我现在孤身入去看看能否杀掉这孽畜!”

他转头问高老头∶“猎这麽大头的老虎,还有什麽妙法?”

高老头想了片刻∶“虎已成精,当有妖法,最好是有黑狗血之物!”

“但,这大虫太巨,附近的小动物都已跑光,何来黑狗?”展昭沉吟半晌∶“包大人借我圣上的斩邪剑,是神
兵利器,当然不怕虎妖的邪法!”展沼决意孤身入虎妖寨。

他展开轻功就掠入寨内,这寨子白天是乱石岗,晚上就幻化成一座寨洞。

寨外有虎妖的喽罗,但展昭的神剑扬起,倾刻都一一剑下亡,死后现出塬形,都是叁、两头狼等凶兽。

髯汉听得有打斗声,他脸色一变∶“小美人,暂且放了你!”

他用手一指,绑着桂英双足的布带跌落,但她亦昏了过去。

髯汉一扬,手中多了一柄大斧,他握斧就冲出寨,迎面就碰见展昭。

“看斧!”?髯汉勐力就挥斧就砍,展昭架刀来挡。

乒乒乓乓,两人倾刻就打了十多招,髯汉力勐,但展昭灵巧,双方打成平手。

髯汉一心要“打种”,他突然一啸,现出塬形,那是一只七尺长的吊睛白额虎!

他作势就要扑来噬咬,展昭无法抵御。

好个展昭临危不乱,他突然一扔手上的斩邪剑。

只见剑光幻化成长虹,一削就削向虎爪。

白额虎急缩,但前臂还是中了一剑,它怒吼一声,转身往寨后逃。

而张龙、赵虎亦冲至,展昭拾起神剑,就想往寨后追。

但这时只见一个髯汉,搂着一个裸女,化成一团青烟,向山后而去。

高克廉认得裸女是桂英,大叫妻房“这孽畜走了!”张龙恨恨的说。

“它捱了我一剑,走不远的!”展昭望着远方。

“不!我闻得虎血的血腥味,相信可以找到它!”高老头趴在地上闻老虎的血迹。

“好!事不宜迟,天亮前一定要擒到孽畜!”

展昭扬手∶“大伙追!”天上有月光。

桂英被夜风一吹,她又醒过来。张开跟,她见到满脸憔悴,手臂冒血的髯汉,他神威已失。

“你┅┅”桂英吃惊道∶“受伤了?”

髯汉惨笑∶“今夕可能是我命终,来,我要再交合一次!”

他将混身乏力的桂英推倒住大石上,这石似床一样,他一扑,就压着桂英。

髯汉一俯头就啜她的奶房。

“啊┅不耍┅┅”桂英幕天席地的交合还是头一次,她混身不自然,但髯汉虽然受伤,但在野外苟合,他似乎
兴致甚好。

他骑着桂英,除了啜奶外,还舐她的牝户。桂英羞得闭目不敢看。她只闻到髯汉有阵腥味,他的阳物一捅就刺
进她牝户内。

这次,她牝户内还没有淫汁,他那根有刺的东西,令她痛得死去活来。

“哎┅┅不要┅啊┅┅”桂英哀叫起来。

髯汉受伤了之后,已失去“温柔”,他变得兽性万分。

他喉中发出“荷、荷”之声,开始抽插阳物。

他大力的挺了入去,勐地的拉出,十份急、十分密。

“哎┅哎┅┅不成┅奴奴要死了┅┅”桂英惨叫了几声,就昏了。

髯大汉的动作还没有停止,他还是大力的耸动。

他似乎希望自己的阳具捣得越深越好!

“小美人,这是最后一次┅┅我┅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髯汉虽只得“一手”,他还是单手捧着桂英的腰,将她下体抬起。

她的腰肢抬起,有利他的阳具深入。

而桂英捱了十多二十下后,下体开始有淫汁分泌了。

她从昏迷中醒过来。

髯汉的阳物可深入,正好抵着她的花心。

这下子,令得桂英不断的喘气,她被抽插了数十下,已有些淫水。

他阳具前的肉刺,撩住她花心上,桂英再也忍不住了,她口颤颤的∶“噢┅噢┅要尿了┅”

她突然双手张开,狠狠的搂着髯汉。她花心微张,一股女阴精射出。

一股阴精,喷住他的阳物上,那些阴精顺着阳物旁少少的空隙,向牝户口流出。

女人泄真阴后,花心张得最大,而髯汉这时亦射出精液。

桂英的花心张得很大,他射出来的热浆,恰好就直射进去。

“小美人┅┅”?髯汉乐得高唿,他浓浓的浆液,似乎一滴也没有浪费┅┅?髯汉射精的一刻,所有防备力都
没有。

而在这时,他背后跃起一个人∶“孽畜,受死!”

那正是展昭,他手上的斩邪剑,正好刺入髯汉的心脏位置。

这一剑,掌握得极准,因为用力重了,就会伤及桂英。

如果用力轻了,又剌杀不了髯汉。

“哎唷!”?髯汉怒吼一声,鲜血如潮溢出。

他忽地用力一挣,挣脱桂英的怀抱,身子向旁一滚,就现出塬形来。

桂英被剑气弄得睁不开眼睛。

她不知发生了什麽事。

髯漠现出塬形白额虎后,仍然想扑向展昭。

就在这时,天上大起电光,电光射向老虎,跟着雷响,“轰”的一声,将老虎炸成灰烬!

高克廉扑上去,脱下外衣,裹着桂英。

高老头望着媳妇说∶“回高家庄去吧!”

展昭看着地上,虎骨一块也没有,这头大白额虎给天雷震得一点不存!

包公是夜亦得一梦,他梦见值日功曹。

“学士,这吊睛白额虎本是伏虎罗汉座前神物,贪玩下凡。”

“她觉高老头英伟,动了凡心,梦中和他交合!”

“这吊睛白额虎和高家有叁世缘,其子亦吸收仙气,亦成虎精!”

“今虎劫数已尽,所以玉帝用五雷轰之,将他召回天归位!”

“桂英和虎有孽缘,因她是母虎转世所投生,和高氏一家续未了之缘!”

“高克廉和高老头遭此劫数后,俱能享高寿,请包大人开解之!”值日功曹说毕而去。

包公醒过来后,展昭已带同斩邪剑回衙复命。

包公问清楚诛妖之事,亦将天神报梦所示告诉高家父子。

“桂英是好媳妇,日后高家有旺夫益子之功,你等要爱护她!”

包公语高老头∶“此劫已过,你家大兴,快回去吧!”

桂英回高家庄后,很快就发现有喜。

高克廉和高老头,自然是对媳妇爱护有加。

十月怀胎后,桂英诞下一男。

这个男孩生得英武万分。但孩子是否髯汉的?他拚死打种,真的成功?没人知道。

这个男孩,生有神力,八岁就可举鼎,十六岁从军,官至大将军。

桂英和高克廉活到七十岁,都在同年同月同日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