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11.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逢赌必赢
⚽️体育🏀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老虎机
💰领999元
存送5%🧧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捕鱼达人
抢庄牛牛
德州扑克
彩票9.99
扎金花
天天返水
送999元
万人在线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送365
天天返水
官方直营
智勇闯关
扑鱼达人
电子体育
以小博大
德州扑克
送999元
PG娱乐城
电子游戏
超高爆率
免费旋转
森林舞会
捕鱼达人
麻将胡了
赏金猎人
送999元
澳门金沙
J8S.COM
空降美女
二存二送
PG回馈
充值多少
即送多少
快速存取
送999元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魔魔幻想曲

  魔魔幻想曲(一)

夏夜,在第二住宅區中,隱約傳來一陣陣怪異的聲響,如果用心傾聽,便會發覺聲音的來源是七樓。

在七樓的某間房子裡,正發生著平常人不可想像的事……

這裡是中學生純一的家,純一的父母在外國定居,整間房子只剩下他和姐姐玲兩人,純一的姐姐玲比純一大兩歲,現在於Y市某名牌大學就讀,是個典型的愛好讀書的女孩。而純一現在還在讀中學,以純一的性子來說,不是個可以安安靜靜坐下來看書的人,但奇怪的是他的成績一直在班上保持中上水平,從這點來說,純一也算是個有點小聰明的人吧。

由於姐姐住校,所以整間屋子都由純一支配。

一位女孩子正趴在大廳的地板上,身上不著寸縷,雙手撐著地面,兩條修長的腿伸直,分開達九十度,腳掌著地,臀部高高地抬起,淡紫色的長髮剛好垂落到地板上,由於頭髮遮住了女孩的臉,所以並不清楚她現在的表情,不過從她泛紅的身子和不斷輕微顫動的屁股可以看出她其實相當緊張;而在她身後,站著一位少年,他就是這間屋子的主人°°純一。

現在的純一,臉上浮現出興奮的神色,在他的腳邊,放著一個大壺,裡面裝滿黑色的液體,不時液體表面還冒出許多小氣泡,大概是可樂一類的東西吧。而在純一手中的是一支特大號的注射器,純一把注射器活塞拉到13的位置,隔著不遠對準女孩翹起的屁股按下了活塞,由注射器噴出來的空氣直衝她的肛門。

「啊!……」趴在地下的女孩發出了悶悶地聲響。

「啪!」純一的手掌狠狠地抽打在女孩的屁股上,馬上白嫩的屁股便印上了純一的掌印。

「不是叫了你不許出聲嗎!?」

「……對……不起,我……」女孩似乎是忍受了巨大的屈辱,從緊閉的雙唇中好不容易地擠出了道歉的話,但聽得出來,在她的話音中充滿了恨意。

純一當然能感覺到女孩並不是真心道歉,不過這次他並不計較,反而用很溫柔的聲音說道︰「小雅,別著急,今天我特地準備了新配方,既然你那麼心急,今天就把劑量加大一倍吧!」

被稱為小雅的女孩子聽到純一溫柔的語氣,嚇了一跳,連忙轉過頭來哀求純一︰「純一,不要生氣,是我不好,我以後不敢了……我…我會聽話……我……嗚……」說著說著小雅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淚水。

純一從背後看著小雅與屁股平行的美麗的臉蛋,微笑著問︰「真的嗎?那你今天要好好表現哦!小雅,你自己說,今天你要堅持多久?」

小雅發覺自己的哀求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只好把頭轉回去,重新讓長髮遮住自己早因憤怒和羞恥變得通紅的俏臉。

過了好一會,經過劇烈的思想鬥爭︰「十……八分鐘。」這句話才由小雅的嘴裡慢慢擠出。

「好!小雅,如果做不到今天就不能停止,要努力哦!」

純一把活塞拉到最頂端,讓空氣充滿注射器,把注射頭對準小雅的臀部,用力一頂,「噗!」注射頭應聲插入了小雅的肛門。

「啊!」小雅的整個身體顫動了一下,純一不等小雅有進一步反應,頂著活塞的手用力一推,活塞中的空氣已完全進入了小雅的身體內,純一順手一抽,注射頭已經離開了小雅的肛門。

趴在地上的小雅和剛才有點不同,現在她的雙腿顫抖得更厲害了,大腿和小腿已經不再是一條直線,因為膀胱內充滿了空氣,所以小雅不由自主地想夾緊大腿,結果是小雅的膝蓋跪在了地板上,大腿也並在了一起,拚命忍住放出膀胱內空氣的衝動。

純一用滿意的眼光看著小雅的變化,開始用語言刺激小雅︰「怎麼樣?是不是很有充實感?是想放屁嗎?現在可不准放出來哦!」

聽到純一下流的話,採取狗趴姿勢的小雅覺得渾身發熱,有點昏眩的感覺。

正在小雅專心忍耐的時候,純一已經再次準備好了另一筒空氣,乘著小雅不注意,快速地把注射口插入她的肛門,一氣呵成地把第二筒空氣注入小雅體內。

「啊!!!」小雅的小腹開始膨脹,令她覺得自己肚子好像是個充滿氣的氣球,大量的空氣在膀胱內亂竄,要找一個出氣口衝出來。

小雅現在已經不能分心理會純一下一步的行動了,她必須一心一意地控制肛門的肌肉,保證膀胱裡的空氣不會噴出。

「小雅,做得不錯,已經過了三分鐘,還有十五分鐘,要堅持下去,可不能像昨天一樣前功盡棄。」純一完全明白小雅現在的狀況,讓小雅分神。

果然,小雅聽到純一提到昨天的情況,腦子裡突然嗡的一聲,昨天不堪入目的情形好像又重現在自己的眼前,「不行!決不能再那樣了。」小雅暗中打定了主意,今天決對要支持超過十八分鐘,只要身體習慣後就好辦了……

自從純一開始以這樣的方式玩弄小雅開始,小雅就很少能堅持過純一要求不要洩出來的時間,如果同一個時限洩出三次以上,純一就會把時限延長一分鐘,這樣小雅下次就要用更大的毅力來克服排泄的衝動……

經過了許多次羞恥的失禁後,在時間限制增加到十七分鐘後的第三天起,小雅終於學會了怎樣控制肛門的括約肌,結果是最近三個星期以來每次小雅都能堅持超過時限,在就要拉出來的前幾秒鐘爬起來,衝進洗手間,像個正常人一樣在座廁上排泄,這對於小雅來說是多麼難得啊!

純一雖然在玩弄小雅時相當不客氣,但只要小雅能夠堅持超過時限,純一還是信守諾言,不但讓小雅自己上洗手間解決,而且之後還不要求小雅做其它奇怪的事,讓她暫時得到解放。所以對於小雅來說,洩不洩出來可真是有天淵之別。


由於昨天被幾位女同學「抓」去參加生日PARTY,而且被迫玩「斗吃生日蛋糕」比賽,結果是小雅的肚子裡塞滿了油膩膩的蛋糕。當匆忙趕到純一家,被面色陰沉的純一注入可樂的十分鐘後,小雅終於抵受不了肚子和膀胱的雙重折磨,「哇」的一聲把剛才吃的蛋糕吐了出來,緊接著膀胱內的可樂也開始噗噗地噴出……

而在洩出來的一瞬間,小雅發現純一臉上閃過一種怪異的表情。純一走到小雅身邊,彎下身子,用手掌輕撫小雅正在間歇噴出可樂的屁股。最後,當小雅排洩完後,是純一抱著渾身的她到浴室沖洗,之後純一在浴室裡要了她。高潮過後小雅忽然覺得鼻子有點酸,在純一的懷中大聲地哭了起來。

但到了第二天,純一的態度又變回和以前一樣,令小雅差點以為那天他的溫柔是自己的錯覺。小雅在心中不斷地自我暗示,這個男人是惡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要你受苦,這樣他才會快樂。

「已經五分鐘了。要正式開始了哦!」

小雅從思索中回過神來,發覺純一已經準備好了滿滿一注射器的可樂,純一還特地把充滿黑色液體的注射器在小雅面前晃來晃去。小雅望著可樂中不斷冒出的小氣泡,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肛門一緊,膀胱裡的空氣幾乎洩出,小雅連忙把注意力從注射器移到括約肌上。

純一來到小雅的身後,用注射口輕刺她輕微突出的肛門,卻不插入,現在小雅的肛門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純一每碰一下,小雅就會嬌吟一聲,緊接著屁股顫抖一下,碰了幾下後。

突然,純一用力把注射器向前一插,尖嘴深深插入了小雅的肛門,小雅失去控制地大叫一聲,開始扭動屁股想擺脫純一手中的注射器。純一掉轉身子,像騎馬一樣騎在小雅身上,不過是面向小雅的屁股,兩腿夾緊小雅亂擺的腰身,令小雅的屁股動彈不得,然後開始慢慢將活塞按下,注射器中的可樂以極緩慢的速度被壓進小雅的膀胱。

在純一身下的小雅,清楚感到一股冰涼的液體進入自己原先就充滿空氣的膀胱。原來今天純一為增加浣腸的樂趣,事前把可樂凍到幾乎結冰,這樣一來,冰凍可樂在吸收小雅身體的熱量後會加速放出氣泡,令小雅更加難以忍受。

果然,只是過了五分鐘,小雅就感到了不對頭,膀胱壁好像不斷給尖銳的針在刺,比平時的浣腸感覺強烈多了,膀胱的各個部份都被小氣泡衝擊著,當小氣泡附在膀胱壁上後,不久就會因為吸收到足夠的熱量而爆破,產生像針刺般的感覺。現在小雅覺得自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每一個氣泡爆破的過程,這種感覺令小雅渾身淋痺,同時產生想用力收縮小腹,把體內那些可惡的液體一次過噴出的沖動。

純一看著小雅用盡渾身力氣收縮肛門香汗淋漓的樣子,知道今天冰凍的可樂發揮了作用,平時小雅要到最後一刻才會渾身發抖,但是今天才十二分鐘小雅就快支持不住了。每次小雅到了最後關頭都會變成另一個人,和被催眠一樣,開始說胡話;想著等會小雅忍不住拉出來的樣子,純一下身不禁燥熱起來。

時間又過了兩分鐘,小雅終於到了極限,屁股開始劇烈發抖。站在她身邊的純一知道今天小雅難逃劫數,取出了手提攝像機,在側面對準小雅,按下錄像按鈕,把小雅現在的醜態和她發出的陣陣呻吟錄下。

小雅現在正處於恍惚狀態,全神貫注於即將失去控制的肛門肌肉。

突然,純一叫道︰「小雅,看過來!」

就在小雅轉頭望身純一的同時,發現純一正拿著攝錄機向她微笑,純一幾乎沒有對她露出過笑臉,純一的笑臉是那麼溫暖,那麼可愛……小雅不禁也開始微笑,覺得現在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刻……

「噗!!噗噗噗!!」

「純!……純一!!!!」

黑色的可樂和膀胱內的空氣混和在一起,從小雅抬得高高的屁股縫中激射而出,像噴泉一般射向空中,小雅的腹部不由自主的強烈收縮動作令可樂柱越噴越高,最後一次竟然達半米多高。而小雅這時以帶著強烈感情的眼光呆呆地望著純一,左手支撐著脖子,屁股高高翹著,像模特兒擺POST般面向鏡頭。

純一看得呆了,在小雅排泄完後,把攝像機隨手一扔,整個人衝上去抱著小雅狂吻……

魔魔幻想曲(二)

**********************************************************************努力思考中,發覺寫文章真不容易啊!

──魔魔**********************************************************************

次日清晨,陽光明媚。

「喂!小雅!」

聽到這充滿活力的聲音,小雅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誰在叫她。

「早上好,真奈美。」

名叫真奈美的少女快步趕上小雅,用力地拍了小雅一下︰「早啊,小雅,你今天有點不同哦!」真奈美半開玩笑地說。

「真的?哪裡不同了?」

小雅似乎已經習慣了真奈美每天早上的玩笑,淡淡一笑,順著真奈美的話和她胡扯起來。

真奈美圍著小雅快速轉了一圈,假裝很認真地觀察,最後露出神秘的臉色,指著小雅的胸部說︰「小雅的這裡變大了哦!」

「唉呀!好痛!」

小雅用手指輕輕彈了真奈美的額頭一下,真奈美一本正經的樣子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換上一付無辜的表情。

「小雅欺負人……」

「誰讓你亂說話了,笨蛋!」

「嘻嘻!小雅別生氣嘛,我只是把我所看到的事實說出來而已……」

「真奈美!」小雅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嘿嘿,小雅……我又知道你一個秘密了哦!」真奈美直視小雅的雙眼,笑得有點陰險。

「我……我哪有什麼秘密?」

本來應該理直氣壯的小雅這時卻突然愣了一下,現在真奈美的眼光好像具有看透別人內心的力量,難道……

「不會!決對不會!」小雅在心裡對自己喊道。

「喂喂?小雅?怎麼呆住了?」真奈美抬起手在小雅面前晃了晃。

「沒事,笨蛋!快遲到了!走吧!」說完小雅頭也不回地快步朝學校跑去,扔下還沒反應過來的真奈美……

※※※※※

晚上十點,在純一的家裡。

小雅像平時一樣乖乖地準時出現,今天小雅上身穿著一件貼身鵝黃色運動短袖,下身則是一條緊得不能再緊的牛仔短褲。由於純一不准小雅在他家穿內衣,充滿彈性的上衣緊貼小雅滿的上身,仔細一看還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胸前的兩粒小凸起。小雅剛開始很不習慣,但在純一的堅持下還是每次都穿上這類暴露的服裝,當純一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時,小雅就會覺得全身滾燙。

坐在沙發上的純一看著有點害羞的小雅,問道︰「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請主人好好折磨我吧。」每次純一都要小雅親口請求自己動手。

小雅面對純一,用有點顫抖的動作脫去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轉過身來,慢慢趴在地板上,抬高屁股,令純一能仔細地觀察她最隱秘的地方。

純一今天並沒有準備昨天那些令小雅瘋狂的冰凍可樂,趴在地上的小雅覺得有些緊張,因為這表示純一可能想到了比浣腸更可怕的方法來折磨自己。想到這裡,小雅全身不由一緊,屁股開始發抖,同時小雅發現自己現在竟然有想排便的感覺。

「呵呵,等不及了嗎?看來我們的小雅是愛上浣腸了,一天不幹,屁股就發抖。」

原來連續多天的浣腸已經令小雅的身體產生了條件反射,特別是小雅為了堅持超過約定的時限,平時一有空就努力收縮肛門的括約肌,令到括約肌每時每刻都處於緊張狀態,結果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習慣。現在每當小雅一緊張就開始不自覺地收縮肛門,造成排便的錯覺。

純一還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問題,不過見到小雅不斷發抖著的屁股,突發奇想,純一走到小雅的身後,蹲下來仔細觀察她的臀部。

這種擺動太熟悉了,每次浣腸到了最後關頭,當小雅差不多洩出來時,她的屁股就會以這樣的方式抖動。純一想了想,把右手中指含在口中,沾上唾液,突然往小雅的肛門狠狠一插。

「嗯!~~」

小雅只覺得肛門有東西侵入,馬上想到的就是用力收縮括約肌。本來小雅那裡的肌肉已經收縮得很厲害了,現在再一用力,純一感到中指好像被幾道鐵圈緊緊咬住,而且力量不斷加大,肛門肌肉表現出想夾斷入侵異物的衝動。純一發現小雅那裡的肌肉出奇的發達,一般人收縮力最強的地方是肛門附近,但小雅的那裡不同,純一感到中指的每一部份都像被鉗子夾住一樣,甚至想拔出來也要費一番功夫。

「喂!不准用力!」純一嘗試著把中指拔出,但只是向外移動了一點,絕大部份還是在小雅的體內。純一看著拔不出來,只好用左手按住小雅的屁股,右手猛地用力一抽。

「波!」

純一的中指應聲而出,好在插入之前有用唾液潤滑,否則一定更難拔出。

在拔出的同時,小雅清楚地聽到了那一下無恥的聲音。在純一的手指拔出之後,小雅的臉幾乎已經貼到地上,連她也感覺到自己的臉變得滾燙。

「哼!夾得還真緊。」純一看著濕淋淋的中指,殘留的口水和小雅肛門內分秘物混和在一起,閃著金黃的光。

純一來到小雅面前,用左手抬起小雅的下巴,讓她的面對自己,再用左手緊捏小雅的兩頰,使小雅的嘴張大為「○」”形。

「來!自己的東西自己清理乾淨!」

小雅的嘴還來不及合上,純一就把剛剛插入過她肛門的手指插進了小雅的嘴裡。小雅一開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接著是劇烈的反抗,頭不斷地亂擺,嘴裡舌頭更是拚命用力向外擠,想把純一骯髒的手指吐出來。不過純一早有準備,用左手圈住小雅的脖子,不讓小雅的頭擺動,同時用力把右手中指往小雅喉嚨深處塞。

小雅現在真是苦不堪言,夾雜著苦味、臭味,濕淋淋的手指正不斷向喉嚨爬去,自己的口水也和那些骯髒的體液混在一起,但為了不讓手指再進一步深入,小雅的舌頭又必須頂住純一的手指,這樣一來小雅就不得不品嚐自己肛門分秘出的骯髒體液。

「舔乾淨它!否則就要你好看!」

純一感覺到小雅的反抗,出聲警告。小雅猶豫了一下,終於放棄了抵抗,頭也不亂擺了,乖乖地含住純一的手指,但還是下不了決心把嘴裡那些酸臭的汁液吞下去。

「吞下去!」純一開始迫她。

「唔……唔……」這時的小雅只能發出簡單的唔唔聲表示反對。

但在純一越來越嚴厲的目光的逼視下,小雅最後還是屈服地吞下了那些又苦又臭的液體,並乖乖地把純一剛才插入自己肛門的手指舔了個乾乾淨淨。

魔魔幻想曲(三)

「嗯!……嗯!」

一陣陣淫靡的悶響不斷從小雅緊咬的牙關中洩出。純一很滿意小雅的反應,雙手用力固定住小雅的纖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

隨著純一速度的加快,小雅的身體也開始配合純一的動作,加速前後擺動,汗水也開始四處飛散。不過奇怪的是,即使小雅的身體已經因為激烈的性交呈現艷麗的粉紅色,小雅的嘴始終緊緊閉著,不像一般女子大口呼吸並發出淫蕩的叫聲。只是在純一的肉棒衝刺到底,頂到小雅身體深處的嫩肉時,小雅才會不得已發出一聲忍耐不住的輕輕的「嗯」聲。

小雅並不是有特別體質,其實她也很想在每次純一深深插入的同時發出忘情的叫春聲,但不知為何,純一警告小雅在沒有得到他的允許前,絕對不准發出任何聲音,否則就會有嚴厲的懲罰。小雅開始時不太在意,純一不讓她叫那就不叫吧,忍一忍就會過去的,但是當性交到了最後階段,小雅才發現要忍住不叫出來是多麼辛苦。

在背後的純一可以清楚感覺到像狗一樣趴在他身下的小雅每一次想叫又不敢叫出來的衝動,當他進入到她身體的最深處時,小雅的身體便會情不自禁地向前拱,腦袋身後仰,沾滿汗水的長髮向上甩動,很明顯想盡情叫喚,但小雅到現在為止,每次都能在忍不住叫出來之前用力把頭低下,把越來越強烈的叫春慾望壓制下去。

「看你能忍多久。」純一心裡暗暗罵道。更加用力把自己的肉棒狠狠深插進小雅體內。

其實純一很想聽到小雅那略帶羞澀、給人淫靡感覺的美妙叫春聲,只是為了要進一步羞辱小雅,讓她覺得是因為過於淫蕩而控制不了自己,純一才會命令小雅不准出聲。而且從現在來看,強忍不出聲還使小雅強烈的慾望不能很好地發洩出來,結果是小雅感到越來越苦悶。隨著女體的搖擺,汗水如下雨一般把地板浸濕。純一雙手感到小雅的身體因汗濕變得粘乎乎的,兩手的感觸使純一施虐的欲望越來越高漲。

果然不久之後,小雅開始漸漸地給強烈的慾望控制住,抬起頭的時間越來越長,而且每次都要費更大的力量才能克制大聲叫春的衝動。純一知道小雅就快到達極限,開始調整抽插方式,連續五、六次淺嘗則止,再用力狠命一插。小雅身體也被迫跟著純一的節奏擺動,試圖習慣純一的衝刺。但純一不斷變換深淺的頻率,由五淺一深加快變為三淺一深,再變為三深一淺,最後簡直是沒有規律。

趴在地下的小雅此時更是苦不堪言,開始時還可以要著純一的節奏擺動,但後來經常估計錯誤,以為純一會用力插入,結果肉棒只是在陰道口輕輕碰了一下就收回;而當小雅以為純一隻是淺嘗則止的時候,肉棒卻如利劍一般狠命深深刺入體內,幾乎直達子宮口。小雅被純一這種動作玩弄至幾近瘋狂。

「啊……」終於小雅忍不住輕輕喚了一聲,雖然只是輕輕一聲,但緊繃的神經為之一鬆,而這一聲給小雅帶來的暢快甜美的感覺簡直不可用文字來形容。小雅的身體也隨之一陣打冷顫般的抽搐,純一同時感到小雅的陰道開始緊緊地吸住自己的肉棒,並且隨著身體的抽搐,小雅的陰道開始有規律的收縮。純一及時停止了運動,閉上眼睛,讓肉棒整體留在小雅的陰道內,仔細地享受著小雅陰道的吮吸。

一直強忍著的小雅嘗到叫春帶來的快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把純一的警告拋於腦後,「啊啊啊」地大聲歡叫起來。她每次用力叫一聲,陰道就會強力收縮一次,好像要把純一的精液用力吸出來似的。

純一的肉棒可以清楚感受到小雅陰道的淫靡蠕動,那是一種令男人最難忍受的動作,一般來說女子只有在高潮的時候陰道才會短時間的律動,但小雅在沒達到高潮之前就可以使陰道持續做出這種動作,的確相當難得。純一心想,如果經過特別訓練,小雅有可能可以通過自己意志完全控制陰道的肌肉,達到所謂「名器」的境界。到了那時,純一隻要把肉棒放入小雅的體內,無需抽插,完全由小雅的陰道蠕動促使自己射精……

純一想著想著,不自覺地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在這個當口,小雅那裡又是一陣強力收縮,純一下身一陣淋痺,幾乎當場射出精液。他急忙用力把小雅的屁股向前一推,把被緊緊吮吸住的肉棒從小雅的體內狠狠拔出。

即將爆發的肉棒直直豎起,輕微跳動,似乎在抗議純一把它從小雅美妙的陰戶內抽出。純一閉上眼睛,緊咬牙關,把立即射精的慾望強壓下去。過了好久,純一才慢慢張開眼睛,慶幸及時把肉棒拔出,只要遲兩三秒自己的意志力就不足以控制情況了。

另一邊,趴在地下、屁股高高翹著的小雅看來比純一更難受,全身輕顫,口水流了一地,從陰道口不斷流出粘乎乎的液體,從外面都可看出陰道肌肉在不停蠕動,好像在呼喚純一的肉棒似的。

「哼!賤女人,『口水』流個不停,還沒飽嗎?」

純一一邊罵著小雅淫蕩,一邊心裡苦笑,自己也不是差點射出來嗎?如果小雅不是自己的奴隸,再給她看到自己剛才辛苦忍耐的樣子,說不定也會嘲笑說︰「哦?這麼快就想射啦!我還沒玩夠呢!」

純一趕緊甩了甩頭,把那些無聊兼不可能的幻想拋到一邊,望著在地上扭動的小雅,冷笑道︰「剛才你叫得可真歡,我不是警告過不許發出聲音嗎?看來小雅你是很希望我處罰你哦?」

此時小雅渾身軟軟的,還沒從純一在最後關頭抽出的打擊中回復過來,甚至無法回答純一的問題。小雅只能從純一興奮的眼神中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接受純一嚴厲的處罰了……

魔魔幻想曲(一)

夏夜,在第二住宅區中,隱約傳來一陣陣怪異的聲響,如果用心傾聽,便會發覺聲音的來源是七樓。

在七樓的某間房子裡,正發生著平常人不可想像的事……

這裡是中學生純一的家,純一的父母在外國定居,整間房子只剩下他和姐姐玲兩人,純一的姐姐玲比純一大兩歲,現在於Y市某名牌大學就讀,是個典型的愛好讀書的女孩。而純一現在還在讀中學,以純一的性子來說,不是個可以安安靜靜坐下來看書的人,但奇怪的是他的成績一直在班上保持中上水平,從這點來說,純一也算是個有點小聰明的人吧。

由於姐姐住校,所以整間屋子都由純一支配。

一位女孩子正趴在大廳的地板上,身上不著寸縷,雙手撐著地面,兩條修長的腿伸直,分開達九十度,腳掌著地,臀部高高地抬起,淡紫色的長髮剛好垂落到地板上,由於頭髮遮住了女孩的臉,所以並不清楚她現在的表情,不過從她泛紅的身子和不斷輕微顫動的屁股可以看出她其實相當緊張;而在她身後,站著一位少年,他就是這間屋子的主人°°純一。

現在的純一,臉上浮現出興奮的神色,在他的腳邊,放著一個大壺,裡面裝滿黑色的液體,不時液體表面還冒出許多小氣泡,大概是可樂一類的東西吧。而在純一手中的是一支特大號的注射器,純一把注射器活塞拉到13的位置,隔著不遠對準女孩翹起的屁股按下了活塞,由注射器噴出來的空氣直衝她的肛門。

「啊!……」趴在地下的女孩發出了悶悶地聲響。

「啪!」純一的手掌狠狠地抽打在女孩的屁股上,馬上白嫩的屁股便印上了純一的掌印。

「不是叫了你不許出聲嗎!?」

「……對……不起,我……」女孩似乎是忍受了巨大的屈辱,從緊閉的雙唇中好不容易地擠出了道歉的話,但聽得出來,在她的話音中充滿了恨意。

純一當然能感覺到女孩並不是真心道歉,不過這次他並不計較,反而用很溫柔的聲音說道︰「小雅,別著急,今天我特地準備了新配方,既然你那麼心急,今天就把劑量加大一倍吧!」

被稱為小雅的女孩子聽到純一溫柔的語氣,嚇了一跳,連忙轉過頭來哀求純一︰「純一,不要生氣,是我不好,我以後不敢了……我…我會聽話……我……嗚……」說著說著小雅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淚水。

純一從背後看著小雅與屁股平行的美麗的臉蛋,微笑著問︰「真的嗎?那你今天要好好表現哦!小雅,你自己說,今天你要堅持多久?」

小雅發覺自己的哀求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只好把頭轉回去,重新讓長髮遮住自己早因憤怒和羞恥變得通紅的俏臉。

過了好一會,經過劇烈的思想鬥爭︰「十……八分鐘。」這句話才由小雅的嘴裡慢慢擠出。

「好!小雅,如果做不到今天就不能停止,要努力哦!」

純一把活塞拉到最頂端,讓空氣充滿注射器,把注射頭對準小雅的臀部,用力一頂,「噗!」注射頭應聲插入了小雅的肛門。

「啊!」小雅的整個身體顫動了一下,純一不等小雅有進一步反應,頂著活塞的手用力一推,活塞中的空氣已完全進入了小雅的身體內,純一順手一抽,注射頭已經離開了小雅的肛門。

趴在地上的小雅和剛才有點不同,現在她的雙腿顫抖得更厲害了,大腿和小腿已經不再是一條直線,因為膀胱內充滿了空氣,所以小雅不由自主地想夾緊大腿,結果是小雅的膝蓋跪在了地板上,大腿也並在了一起,拚命忍住放出膀胱內空氣的衝動。

純一用滿意的眼光看著小雅的變化,開始用語言刺激小雅︰「怎麼樣?是不是很有充實感?是想放屁嗎?現在可不准放出來哦!」

聽到純一下流的話,採取狗趴姿勢的小雅覺得渾身發熱,有點昏眩的感覺。

正在小雅專心忍耐的時候,純一已經再次準備好了另一筒空氣,乘著小雅不注意,快速地把注射口插入她的肛門,一氣呵成地把第二筒空氣注入小雅體內。

「啊!!!」小雅的小腹開始膨脹,令她覺得自己肚子好像是個充滿氣的氣球,大量的空氣在膀胱內亂竄,要找一個出氣口衝出來。

小雅現在已經不能分心理會純一下一步的行動了,她必須一心一意地控制肛門的肌肉,保證膀胱裡的空氣不會噴出。

「小雅,做得不錯,已經過了三分鐘,還有十五分鐘,要堅持下去,可不能像昨天一樣前功盡棄。」純一完全明白小雅現在的狀況,讓小雅分神。

果然,小雅聽到純一提到昨天的情況,腦子裡突然嗡的一聲,昨天不堪入目的情形好像又重現在自己的眼前,「不行!決不能再那樣了。」小雅暗中打定了主意,今天決對要支持超過十八分鐘,只要身體習慣後就好辦了……

自從純一開始以這樣的方式玩弄小雅開始,小雅就很少能堅持過純一要求不要洩出來的時間,如果同一個時限洩出三次以上,純一就會把時限延長一分鐘,這樣小雅下次就要用更大的毅力來克服排泄的衝動……

經過了許多次羞恥的失禁後,在時間限制增加到十七分鐘後的第三天起,小雅終於學會了怎樣控制肛門的括約肌,結果是最近三個星期以來每次小雅都能堅持超過時限,在就要拉出來的前幾秒鐘爬起來,衝進洗手間,像個正常人一樣在座廁上排泄,這對於小雅來說是多麼難得啊!

純一雖然在玩弄小雅時相當不客氣,但只要小雅能夠堅持超過時限,純一還是信守諾言,不但讓小雅自己上洗手間解決,而且之後還不要求小雅做其它奇怪的事,讓她暫時得到解放。所以對於小雅來說,洩不洩出來可真是有天淵之別。

由於昨天被幾位女同學「抓」去參加生日PARTY,而且被迫玩「斗吃生日蛋糕」比賽,結果是小雅的肚子裡塞滿了油膩膩的蛋糕。當匆忙趕到純一家,被面色陰沉的純一注入可樂的十分鐘後,小雅終於抵受不了肚子和膀胱的雙重折磨,「哇」的一聲把剛才吃的蛋糕吐了出來,緊接著膀胱內的可樂也開始噗噗地噴出……

而在洩出來的一瞬間,小雅發現純一臉上閃過一種怪異的表情。純一走到小雅身邊,彎下身子,用手掌輕撫小雅正在間歇噴出可樂的屁股。最後,當小雅排洩完後,是純一抱著渾身的她到浴室沖洗,之後純一在浴室裡要了她。高潮過後小雅忽然覺得鼻子有點酸,在純一的懷中大聲地哭了起來。

但到了第二天,純一的態度又變回和以前一樣,令小雅差點以為那天他的溫柔是自己的錯覺。小雅在心中不斷地自我暗示,這個男人是惡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要你受苦,這樣他才會快樂。

「已經五分鐘了。要正式開始了哦!」

小雅從思索中回過神來,發覺純一已經準備好了滿滿一注射器的可樂,純一還特地把充滿黑色液體的注射器在小雅面前晃來晃去。小雅望著可樂中不斷冒出的小氣泡,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肛門一緊,膀胱裡的空氣幾乎洩出,小雅連忙把注意力從注射器移到括約肌上。

純一來到小雅的身後,用注射口輕刺她輕微突出的肛門,卻不插入,現在小雅的肛門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純一每碰一下,小雅就會嬌吟一聲,緊接著屁股顫抖一下,碰了幾下後。

突然,純一用力把注射器向前一插,尖嘴深深插入了小雅的肛門,小雅失去控制地大叫一聲,開始扭動屁股想擺脫純一手中的注射器。純一掉轉身子,像騎馬一樣騎在小雅身上,不過是面向小雅的屁股,兩腿夾緊小雅亂擺的腰身,令小雅的屁股動彈不得,然後開始慢慢將活塞按下,注射器中的可樂以極緩慢的速度被壓進小雅的膀胱。

在純一身下的小雅,清楚感到一股冰涼的液體進入自己原先就充滿空氣的膀胱。原來今天純一為增加浣腸的樂趣,事前把可樂凍到幾乎結冰,這樣一來,冰凍可樂在吸收小雅身體的熱量後會加速放出氣泡,令小雅更加難以忍受。

果然,只是過了五分鐘,小雅就感到了不對頭,膀胱壁好像不斷給尖銳的針在刺,比平時的浣腸感覺強烈多了,膀胱的各個部份都被小氣泡衝擊著,當小氣泡附在膀胱壁上後,不久就會因為吸收到足夠的熱量而爆破,產生像針刺般的感覺。現在小雅覺得自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每一個氣泡爆破的過程,這種感覺令小雅渾身淋痺,同時產生想用力收縮小腹,把體內那些可惡的液體一次過噴出的沖動。

純一看著小雅用盡渾身力氣收縮肛門香汗淋漓的樣子,知道今天冰凍的可樂發揮了作用,平時小雅要到最後一刻才會渾身發抖,但是今天才十二分鐘小雅就快支持不住了。每次小雅到了最後關頭都會變成另一個人,和被催眠一樣,開始說胡話;想著等會小雅忍不住拉出來的樣子,純一下身不禁燥熱起來。

時間又過了兩分鐘,小雅終於到了極限,屁股開始劇烈發抖。站在她身邊的純一知道今天小雅難逃劫數,取出了手提攝像機,在側面對準小雅,按下錄像按鈕,把小雅現在的醜態和她發出的陣陣呻吟錄下。

小雅現在正處於恍惚狀態,全神貫注於即將失去控制的肛門肌肉。

突然,純一叫道︰「小雅,看過來!」

就在小雅轉頭望身純一的同時,發現純一正拿著攝錄機向她微笑,純一幾乎沒有對她露出過笑臉,純一的笑臉是那麼溫暖,那麼可愛……小雅不禁也開始微笑,覺得現在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刻……

「噗!!噗噗噗!!」

「純!……純一!!!!」

黑色的可樂和膀胱內的空氣混和在一起,從小雅抬得高高的屁股縫中激射而出,像噴泉一般射向空中,小雅的腹部不由自主的強烈收縮動作令可樂柱越噴越高,最後一次竟然達半米多高。而小雅這時以帶著強烈感情的眼光呆呆地望著純一,左手支撐著脖子,屁股高高翹著,像模特兒擺POST般面向鏡頭。

純一看得呆了,在小雅排泄完後,把攝像機隨手一扔,整個人衝上去抱著小雅狂吻……

魔魔幻想曲(二)

**********************************************************************努力思考中,發覺寫文章真不容易啊!

──魔魔**********************************************************************

次日清晨,陽光明媚。

「喂!小雅!」

聽到這充滿活力的聲音,小雅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誰在叫她。

「早上好,真奈美。」

名叫真奈美的少女快步趕上小雅,用力地拍了小雅一下︰「早啊,小雅,你今天有點不同哦!」真奈美半開玩笑地說。

「真的?哪裡不同了?」

小雅似乎已經習慣了真奈美每天早上的玩笑,淡淡一笑,順著真奈美的話和她胡扯起來。

真奈美圍著小雅快速轉了一圈,假裝很認真地觀察,最後露出神秘的臉色,指著小雅的胸部說︰「小雅的這裡變大了哦!」

「唉呀!好痛!」

小雅用手指輕輕彈了真奈美的額頭一下,真奈美一本正經的樣子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換上一付無辜的表情。

「小雅欺負人……」

「誰讓你亂說話了,笨蛋!」

「嘻嘻!小雅別生氣嘛,我只是把我所看到的事實說出來而已……」

「真奈美!」小雅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嘿嘿,小雅……我又知道你一個秘密了哦!」真奈美直視小雅的雙眼,笑得有點陰險。

「我……我哪有什麼秘密?」

本來應該理直氣壯的小雅這時卻突然愣了一下,現在真奈美的眼光好像具有看透別人內心的力量,難道……

「不會!決對不會!」小雅在心裡對自己喊道。

「喂喂?小雅?怎麼呆住了?」真奈美抬起手在小雅面前晃了晃。

「沒事,笨蛋!快遲到了!走吧!」說完小雅頭也不回地快步朝學校跑去,扔下還沒反應過來的真奈美……

※※※※※

晚上十點,在純一的家裡。

小雅像平時一樣乖乖地準時出現,今天小雅上身穿著一件貼身鵝黃色運動短袖,下身則是一條緊得不能再緊的牛仔短褲。由於純一不准小雅在他家穿內衣,充滿彈性的上衣緊貼小雅滿的上身,仔細一看還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胸前的兩粒小凸起。小雅剛開始很不習慣,但在純一的堅持下還是每次都穿上這類暴露的服裝,當純一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時,小雅就會覺得全身滾燙。

坐在沙發上的純一看著有點害羞的小雅,問道︰「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請主人好好折磨我吧。」每次純一都要小雅親口請求自己動手。

小雅面對純一,用有點顫抖的動作脫去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轉過身來,慢慢趴在地板上,抬高屁股,令純一能仔細地觀察她最隱秘的地方。

純一今天並沒有準備昨天那些令小雅瘋狂的冰凍可樂,趴在地上的小雅覺得有些緊張,因為這表示純一可能想到了比浣腸更可怕的方法來折磨自己。想到這裡,小雅全身不由一緊,屁股開始發抖,同時小雅發現自己現在竟然有想排便的感覺。

「呵呵,等不及了嗎?看來我們的小雅是愛上浣腸了,一天不幹,屁股就發抖。」

原來連續多天的浣腸已經令小雅的身體產生了條件反射,特別是小雅為了堅持超過約定的時限,平時一有空就努力收縮肛門的括約肌,令到括約肌每時每刻都處於緊張狀態,結果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習慣。現在每當小雅一緊張就開始不自覺地收縮肛門,造成排便的錯覺。

純一還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問題,不過見到小雅不斷發抖著的屁股,突發奇想,純一走到小雅的身後,蹲下來仔細觀察她的臀部。

這種擺動太熟悉了,每次浣腸到了最後關頭,當小雅差不多洩出來時,她的屁股就會以這樣的方式抖動。純一想了想,把右手中指含在口中,沾上唾液,突然往小雅的肛門狠狠一插。

「嗯!~~」

小雅只覺得肛門有東西侵入,馬上想到的就是用力收縮括約肌。本來小雅那裡的肌肉已經收縮得很厲害了,現在再一用力,純一感到中指好像被幾道鐵圈緊緊咬住,而且力量不斷加大,肛門肌肉表現出想夾斷入侵異物的衝動。純一發現小雅那裡的肌肉出奇的發達,一般人收縮力最強的地方是肛門附近,但小雅的那裡不同,純一感到中指的每一部份都像被鉗子夾住一樣,甚至想拔出來也要費一番功夫。

「喂!不准用力!」純一嘗試著把中指拔出,但只是向外移動了一點,絕大部份還是在小雅的體內。純一看著拔不出來,只好用左手按住小雅的屁股,右手猛地用力一抽。

「波!」

純一的中指應聲而出,好在插入之前有用唾液潤滑,否則一定更難拔出。

在拔出的同時,小雅清楚地聽到了那一下無恥的聲音。在純一的手指拔出之後,小雅的臉幾乎已經貼到地上,連她也感覺到自己的臉變得滾燙。

「哼!夾得還真緊。」純一看著濕淋淋的中指,殘留的口水和小雅肛門內分秘物混和在一起,閃著金黃的光。

純一來到小雅面前,用左手抬起小雅的下巴,讓她的面對自己,再用左手緊捏小雅的兩頰,使小雅的嘴張大為「○」”形。

「來!自己的東西自己清理乾淨!」

小雅的嘴還來不及合上,純一就把剛剛插入過她肛門的手指插進了小雅的嘴裡。小雅一開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接著是劇烈的反抗,頭不斷地亂擺,嘴裡舌頭更是拚命用力向外擠,想把純一骯髒的手指吐出來。不過純一早有準備,用左手圈住小雅的脖子,不讓小雅的頭擺動,同時用力把右手中指往小雅喉嚨深處塞。

小雅現在真是苦不堪言,夾雜著苦味、臭味,濕淋淋的手指正不斷向喉嚨爬去,自己的口水也和那些骯髒的體液混在一起,但為了不讓手指再進一步深入,小雅的舌頭又必須頂住純一的手指,這樣一來小雅就不得不品嚐自己肛門分秘出的骯髒體液。

「舔乾淨它!否則就要你好看!」

純一感覺到小雅的反抗,出聲警告。小雅猶豫了一下,終於放棄了抵抗,頭也不亂擺了,乖乖地含住純一的手指,但還是下不了決心把嘴裡那些酸臭的汁液吞下去。

「吞下去!」純一開始迫她。

「唔……唔……」這時的小雅只能發出簡單的唔唔聲表示反對。

但在純一越來越嚴厲的目光的逼視下,小雅最後還是屈服地吞下了那些又苦又臭的液體,並乖乖地把純一剛才插入自己肛門的手指舔了個乾乾淨淨。

魔魔幻想曲(三)

「嗯!……嗯!」

一陣陣淫靡的悶響不斷從小雅緊咬的牙關中洩出。純一很滿意小雅的反應,雙手用力固定住小雅的纖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

隨著純一速度的加快,小雅的身體也開始配合純一的動作,加速前後擺動,汗水也開始四處飛散。不過奇怪的是,即使小雅的身體已經因為激烈的性交呈現艷麗的粉紅色,小雅的嘴始終緊緊閉著,不像一般女子大口呼吸並發出淫蕩的叫聲。只是在純一的肉棒衝刺到底,頂到小雅身體深處的嫩肉時,小雅才會不得已發出一聲忍耐不住的輕輕的「嗯」聲。

小雅並不是有特別體質,其實她也很想在每次純一深深插入的同時發出忘情的叫春聲,但不知為何,純一警告小雅在沒有得到他的允許前,絕對不准發出任何聲音,否則就會有嚴厲的懲罰。小雅開始時不太在意,純一不讓她叫那就不叫吧,忍一忍就會過去的,但是當性交到了最後階段,小雅才發現要忍住不叫出來是多麼辛苦。

在背後的純一可以清楚感覺到像狗一樣趴在他身下的小雅每一次想叫又不敢叫出來的衝動,當他進入到她身體的最深處時,小雅的身體便會情不自禁地向前拱,腦袋身後仰,沾滿汗水的長髮向上甩動,很明顯想盡情叫喚,但小雅到現在為止,每次都能在忍不住叫出來之前用力把頭低下,把越來越強烈的叫春慾望壓制下去。

「看你能忍多久。」純一心裡暗暗罵道。更加用力把自己的肉棒狠狠深插進小雅體內。

其實純一很想聽到小雅那略帶羞澀、給人淫靡感覺的美妙叫春聲,只是為了要進一步羞辱小雅,讓她覺得是因為過於淫蕩而控制不了自己,純一才會命令小雅不准出聲。而且從現在來看,強忍不出聲還使小雅強烈的慾望不能很好地發洩出來,結果是小雅感到越來越苦悶。隨著女體的搖擺,汗水如下雨一般把地板浸濕。純一雙手感到小雅的身體因汗濕變得粘乎乎的,兩手的感觸使純一施虐的欲望越來越高漲。

果然不久之後,小雅開始漸漸地給強烈的慾望控制住,抬起頭的時間越來越長,而且每次都要費更大的力量才能克制大聲叫春的衝動。純一知道小雅就快到達極限,開始調整抽插方式,連續五、六次淺嘗則止,再用力狠命一插。小雅身體也被迫跟著純一的節奏擺動,試圖習慣純一的衝刺。但純一不斷變換深淺的頻率,由五淺一深加快變為三淺一深,再變為三深一淺,最後簡直是沒有規律。

趴在地下的小雅此時更是苦不堪言,開始時還可以要著純一的節奏擺動,但後來經常估計錯誤,以為純一會用力插入,結果肉棒只是在陰道口輕輕碰了一下就收回;而當小雅以為純一隻是淺嘗則止的時候,肉棒卻如利劍一般狠命深深刺入體內,幾乎直達子宮口。小雅被純一這種動作玩弄至幾近瘋狂。

「啊……」終於小雅忍不住輕輕喚了一聲,雖然只是輕輕一聲,但緊繃的神經為之一鬆,而這一聲給小雅帶來的暢快甜美的感覺簡直不可用文字來形容。小雅的身體也隨之一陣打冷顫般的抽搐,純一同時感到小雅的陰道開始緊緊地吸住自己的肉棒,並且隨著身體的抽搐,小雅的陰道開始有規律的收縮。純一及時停止了運動,閉上眼睛,讓肉棒整體留在小雅的陰道內,仔細地享受著小雅陰道的吮吸。

一直強忍著的小雅嘗到叫春帶來的快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把純一的警告拋於腦後,「啊啊啊」地大聲歡叫起來。她每次用力叫一聲,陰道就會強力收縮一次,好像要把純一的精液用力吸出來似的。

純一的肉棒可以清楚感受到小雅陰道的淫靡蠕動,那是一種令男人最難忍受的動作,一般來說女子只有在高潮的時候陰道才會短時間的律動,但小雅在沒達到高潮之前就可以使陰道持續做出這種動作,的確相當難得。純一心想,如果經過特別訓練,小雅有可能可以通過自己意志完全控制陰道的肌肉,達到所謂「名器」的境界。到了那時,純一隻要把肉棒放入小雅的體內,無需抽插,完全由小雅的陰道蠕動促使自己射精……

純一想著想著,不自覺地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在這個當口,小雅那裡又是一陣強力收縮,純一下身一陣淋痺,幾乎當場射出精液。他急忙用力把小雅的屁股向前一推,把被緊緊吮吸住的肉棒從小雅的體內狠狠拔出。

即將爆發的肉棒直直豎起,輕微跳動,似乎在抗議純一把它從小雅美妙的陰戶內抽出。純一閉上眼睛,緊咬牙關,把立即射精的慾望強壓下去。過了好久,純一才慢慢張開眼睛,慶幸及時把肉棒拔出,只要遲兩三秒自己的意志力就不足以控制情況了。

另一邊,趴在地下、屁股高高翹著的小雅看來比純一更難受,全身輕顫,口水流了一地,從陰道口不斷流出粘乎乎的液體,從外面都可看出陰道肌肉在不停蠕動,好像在呼喚純一的肉棒似的。

「哼!賤女人,『口水』流個不停,還沒飽嗎?」

純一一邊罵著小雅淫蕩,一邊心裡苦笑,自己也不是差點射出來嗎?如果小雅不是自己的奴隸,再給她看到自己剛才辛苦忍耐的樣子,說不定也會嘲笑說︰「哦?這麼快就想射啦!我還沒玩夠呢!」

純一趕緊甩了甩頭,把那些無聊兼不可能的幻想拋到一邊,望著在地上扭動的小雅,冷笑道︰「剛才你叫得可真歡,我不是警告過不許發出聲音嗎?看來小雅你是很希望我處罰你哦?」

此時小雅渾身軟軟的,還沒從純一在最後關頭抽出的打擊中回復過來,甚至無法回答純一的問題。小雅只能從純一興奮的眼神中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接受純一嚴厲的處罰了……